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白人岩寺 > 岩寺探秘 > 正文

岩寺碑记选____冯钦诸人撰 崔焕奎整理

admin 未知 2016-09-27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1、重修白仁岩禅寺记

  □□前大理寺少卿中宪大夫郡人    弋谦①撰

  □□承直郎户部山东清吏司主事郡人贾节②书

  □□□仕郎代州判官历城崔铎篆③

  代郡西行三十余里则抵茹山,自茹山迳入,又西行五里许而抵崞——崞亦代之属邑,其上有岩,名白仁岩,有寺,名曰白仁岩禅寺,实晋浮屠氏远公④之所肇造也。有故碑可考□首载其岩风景秀丽,形势奇怪,高者则怖登,深者则骇瞰,险者弗能逾,危者弗敢仰;暨名葩异卉森列左右,珍禽驯兽往来飞走;与夫祥氛瑞霭舒卷于晨昏,岚光林影错映于上下,千容万态,倏忽变化,叹其艰于形状也。次载远公辟石为室,环堵为扃,所居之庵松萝拥护,演法之台鸟兽谛听;又有灵泉龙祠,每值岁旱,祈祷辄雨,神异之迹尤夥,管毫⑤弗克尽其事也。又终载其寺楼观台榭、殿廊门庑、僧轩厨库,绘塑之容、陶埴⑥之属,靡不备悉。自时而后,虽有相继修葺如僧慧开等者,然历岁既久,迭遭兵燹。若其景物形胜天造地设,产于开辟, 固千载犹一日矣。至于远公经营之迹,残灭无余,而所遗者独诸荒芜之址耳。迨夫圣朝尊崇佛教,佑翊国度⑦。于是江右黄氏生慧庵禅师,早投竺乾寺智原长老为弟子三十载。道业既成,闻北有名山胜境。来游五台,睹清凉福地,喜捐衣缽⑧,创建千佛之殿,功完,见其寺僧烦杂,乃自谓曰:“兹非吾所宜居也。”遂舍去。来游圆果寺,见其迩于门嚣⑨,复自谓曰:“兹非吾所宜居也。”又舍去。卒游白仁岩之境。一睇⑩其山,即曰:“吾所当栖老于斯矣。”居无何,睹其故基,仰而叹息,俯而涕下,不忍听其毁败如是也。遂谋同僧友微庵,奋然发兴修之志。劳身焦思,不禅勤苦,遍历施主,化缘聚财,市材募匠,以举是役。远近闻之,咸贤慧庵、微庵之志。自是趋事赴工者,云集辐辏⑾。故几岁之间,正殿、前殿、伽蓝祖师庙,并山门、禅堂、东西廊庑,一一周毕。观其栋宇宏壮,象貌尊严,金碧晃辉,黝垩芳菲⑿,虽故碑所刻远公之功,殆弗过⒀也。落成之日,请予记之。予既乐其山形奇伟,为一州之绝景;复乐慧庵、微庵兴坠修废,而其事竟有成,是皆可书也,故弗辞而为之记。

  时正统十年孟秋七月望日住持庵瑞云与然微庵同立石。 《重修白仁岩禅寺碑记》注释  ①大理寺:掌管刑审之政令,相当于今之最高人民法院。大理寺设卿一人,为正三品,左右少卿各一人,为正四品。弋谦曾任大理寺少卿之职,相当于现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写碑记时已卸职,故加“前”字表出。中宪大夫是朝廷授予的散官衔,为名誉性职位,为正四品。郡人:即本代州人。弋谦为代州人,于永乐九年(1411年)辛卯科进士,曾任交趾左步政使及大理寺少卿等职。  ②承直郎:为正六品散官衔。户部山东清吏司:为户部下属单位,设郎中一人,正五品,主事是其属员,为正六品。贾节亦代州人,永乐时之贡生。  ③代州判官是知州的佐贰。崔铎生平不详。篆,为碑头书字,一般为篆字体。  ④浮屠:梵语音译,本作“佛陀”,意为觉悟,后亦作僧人的代称(又释为“窣堵波”,即塔)。远公,即慧远,为佛教净土宗的创始者。  ⑤管毫:指笔,此处指文章。  ⑥陶埴:烧制雕刻的砖瓦图案、泥塑制品。埴,粘土。  ⑦佑翊国度:护佑翼卫国家。  ⑧喜捐衣缽:高兴在此地为僧。捐,置放;衣缽,僧人的衣与托缽,指代其行装,亦指佛教相传授的教旨。  ⑨迩于冂嚣:临近居户,受尘屑杂音之扰。  ⑩睇:看。  ⑾云集辐辏:像云集中在一起,像车轮的辐条攒聚在一起,形容参与其事的人很多。  ⑿黝垩芳菲:彩绘华丽芳香。黝,黑色;垩,白土,用白土涂刷。  ⒀殆弗过:大概也不会超过。2、白仁岩寺田记  赐进士第通议大夫兵部右侍郎前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奉勅巡抚陕西地方①郡人畹  □□撰     赐进士第通议大夫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奉勅总督陕西三边军务②郡人    韩岩      王梦弼书  赐进士户部主事郡③人□野王三聘篆
 白仁岩去城西北三十余里,相传晋远公所开创者。寺内悬崖数十丈,下有石井五,今已涸其二;岩上有□□石,岩半有棋枰石、说法台。层岚迭嶂,真十方之胜概也。其岩口小寺原有地广轮若干亩,老衲相传为护寺田,寺僧仰给斯土,为焚修之资④,其来已久矣。第与茹解都接壤⑤,年久僧老寺圮,其地往往为豪强者侵夺其半。□□租辄籍口昏赖,寺僧莫敢谁何。每质于当路⑥,又以细事置之不问。嘉靖己未秋,郡守碧涧来。公按部弥节⑦于寺,僧德□等执牒赴诉于公,公曰:“有是哉?”乃檄散官赵子礼⑧,督同里人牛宽、蔡文钦等勘实,果如僧言。公乃直其事,而归其田。又为之给印信下贴⑨,杜后词也;又命勒石纪载,昭久远也。或者曰:“寺田,细事也,德宝么麽释子也。公观风按部而何屑屑于此耶?”殊不知先王辨土授民,因田则赋,所以为民也。矧土壤不明,则赋税不均;赋税不均,则争讼不息,诚非细故。譬如受人之牛羊而为之牧者不为之求牧与刍,安在其为民牧也哉!是故僧一民也,牛羊也,寺田一民田也,刍牧也,公盖有见于此矣。公自守吾郡几三载,如均徭役,清田粮,宽里甲,辨冤抑,扶良善,锄强梗,种种善政不可缕数,正寺田,此特一事耳。昔陈平宰社⑾,以分肉之均而光昭史册,矧土地人民国计所需,又非一肉之比。公不日内陟台省⑿,有均平海宇之责,当知亦如寺田矣。虽然,赵子礼守法奉公,承委效勤,亦乡之尚义者,德宝墨,名而儒行,均有可取也,固附书于此,以诏后人,俾知有所考也。其寺前地之四至、顷亩若干,俱列于碑阴⒀,兹不赘云。  时大明嘉靖三十九年岁次庚申夏四月辛已朔旬八日癸卯立。  《白仁岩寺田记》注释  ①赐进士第:明清科举制,进士分三等,第一等称赐进士及第。通议大夫:散官衔,非实职,为正三品。兵部右侍郎:兵部的副职,正三品。都察院:职掌纠劾百司,查稽官吏,其左、右副都御吏为正三品,协助左、右都御史工作。奉敕巡抚陕西地方:奉皇帝之命巡查陕西,在明代,巡抚并非地方一级的长设官吏,是临时委派,事毕即止。王梦弼,代州人,嘉靖乙未科进士,任刑部都给事中时,有楚世子一案,诏令行刑,不须覆奉,而梦弼察觉有疑点,力主覆奏,使案情落实无误,旋升佥都御史。后巡抚宁夏,屡有战功。韩岩,不详。  ②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比副都御史低一级,为正四品。其余职衔见注①。  ③赐进士:为进士为第二个等级,全称为赐进士出身。户部主事:为户部属官,正六品。王三聘,于嘉靖二十五年中举,十年后中进士。  ④焚修之资:焚香做佛课的资金,即僧人的生活费。  ⑤第与茹解都接壤:只是(因)跟茹解都毗邻。都,明代城乡编制,代州分其乡村为若干都,作为征收粮饷的单位,相当于现今的乡,但不设政府,不作为一级行政单位。  ⑥当路:管理该地事务的官吏。  ⑦按部弥节:按部,巡查部属;弥节,弥,止息,节,官吏出行时所用的旌节,弥节,即停息,驻止。  ⑧檄散官赵子记:给散官赵子礼行文下令。  ⑨给印信下贴:发给文件凭证。  ⑩牧与刍:割草放牧,牧为放牧,刍为以草喂畜。
 

⑾陈平宰社:《史记》:“里中社,平为宰,分肉食甚均。父老曰:“善,陈孺子之为宰!”后称在小事处理上亦可看出治理国家大事的才能。宰社,古代祭记时负责割肉分配的人。

  ⑿陟台省:升任于御史台(即都察院)作官。

  ⒀碑阴:石碑之背面。

3、重修白仁岩寺奉公告准养赡

  □焚修山岗地土四至碑

  盖闻自古以来三教归一,释儒道,佛乃三教之首,不可灭也。有佛必有僧,有僧必有寺,有寺必有资赡①。自晋远公□此观景,左有试心石,右有说法台,岩畔棋枰石,岩前有七星泉;又有白龙相助,每遇年旱,祷无不应,故名曰“白仁岩”,真乃胜景,因此创立佛寺。后至大金真元元年建造碑文,本有护寺山岗地土四至:东至大峪口,南至大水渠,西至清风岭,北至白韭沟。迄今千有余载,碑记损坏,四至无凭。于隆庆二年,有代州生员李骥、闫忠,真民王元、□□焕等,例开荒地,首纳子粒,侵占其半。有师僧德宝,会同乡民崔世荣、蔡士贤、赵廷相、郑天佑等,于万历四年五月内,共与生员李萼等讲说侵占四至等情,四人情愿退□□等,近临狭小,四至:东至水勤石墙,南至民地,西至王五崖,北至大岭,四至立石虽有,惟恐年久又行侵占,于万历五年十二月内,本寺住持僧人史圆亮告具钦差整饬雁平等关兵备山西等处提刑按察司副使胡佳,批太原府通判戴委,差代州省祭官刘印拘,近□乡民崔世荣、蔡士显、金朝仁、赵廷相、郑天佑等,查勘旧碑,远近四至与词相同,四至具载,原为本寺护守养赡焚修地土。将此原由具呈到府,申呈本道依允。蒙批:白人岩寺既系古刹遗址,原四至内地土相应准给护寺,以为焚修养赡之资,该府依拟行□□此给贴,仰本寺住持僧人史圆亮等,仍立碑记,永为四至定规,焚修养赡山岗□□□,许东至水勤石墙,南至民地,西至王五崖,北至大岭外,不许侵占,民田凡邻寺一应人等,亦不许在此开垦地土,折伐林木,各依究治,决不姑息,须至贴者四乡一应人名镌列碑阴于后。

  大明龙飞万历岁在戊寅重阳代庠生藤绍    撰 赵文  书

  崞县大莫都石匠韩朝鸾    韩朝武    学徒张□□镌
 

4、重修白仁岩寺记

  冯钦  撰

  乾竺氏①因缘之说,岂偶然哉!余幼读先曾王父集②,有读书白仁岩诗云:“开户白云,行歌秋色。”想见风物之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矣。先王父亦有游白仁岩记,述其山势之奇伟,泉石之秀丽,与夫名葩异卉珍禽驯兽之往来,又不啻身历其境也;而神异之迹尤夥,祷雨辄应,乡人赖之。有寺创于远公。葺于****、微二庵,明都御史弋公谦实志之③,且云有故碑可考,而荒烟野蔓中,踪迹灭没矣。余感而敬志之,意当于暇时策杖周旋④,穷其胜概,以追述先人之迹。而向平之志⑤未遂,又重之以薄宦四十余年,虚愿靡酬。今岁乾隆戊午⑥,余因病请急里居,乡君子章甫锦带⑦之徒十余人,俨然造焉⑧,曰郡西三十里古白仁岩,代之胜也;有寺肇于晋,续于明,千岩紫翠,境逼仙都;又有灵泉龙祠,岁旱祈祷辄雨;寺庙废圮不治,谋僧能事者无闻焉。乡之人聚族而谋,度木于山,计材任用,赢其余以计工⑨,撤内外基,悉与更始,若殿阁,若祠,若庑,若钟鼓楼,一切旧而新之——颓者兴,缺者备,黯者丹垩,陵夷者缭以周垣:表里庄严,居然佛土,费不劳而益无量。于是晚钟之景、崖洞云幽、泉石之 ⑩,增其显异。易简之德业可与谋久焉,愿乞一言以征后。余与白仁岩四世因缘,百余年而遥矣,今幸有其举之;重以金石之勒,若山灵有待,俾余厕名⑾于末,以当卧游者。矧诸君子趋义如流,不忘旧谛,僾然见之于堂构⑿之间,讵云人天小果,有漏之因⒀,余又敢忘先人之夙志陈迹,昧兹因缘也哉!故喜且感焉,而遂为之记。

  《重修白仁岩寺记》注释(乾隆碑)

  ①乾竺氏:乾竺,即天竺,印度古称,乾竺氏即指佛教主释氏。

  ②先曾王父集,先曾王父,即已去世的曾祖父,集,著述结集印行的书。

  ③志:记载。

  ④策杖周旋:拄着拐棍(到白仁岩寺)游览。

  ⑤向平之志:向平,即向子平,东汉初人,子女婚嫁事毕,即不再过问家事,出游名山未归。后因称子女婚嫁事完成,曰向平愿了。

  ⑥乾隆戊午:清高宗三年,即1738年。

  ⑦章甫锦带:章甫,礼帽;锦带,华美的衣带。

  ⑧俨然造焉:俨然,衣帽整齐,态度庄重;造焉,列这里(我家)来。

  ⑨赢其余以计工:除修葺寺院所用木材之外,将多余的木材作价卖出,以所得钱之多少,计划能作的工程。赢,超过,多余。

  ⑩ :井水时盈时涸。

  ⑾厕名:即仄名,置名于旁边,自谦之词。

 ⑿僾然见于堂构之间:似乎可以寺内殿宇之中看见。僾,仿佛,隐约;堂构,语出《尚书·大诰》:“若考(父)作室,既底法(已放线作出规划),厥子乃弗肯堂(为堂基),矧肯构(立架作屋)。”

  ⒀人天小果,有漏之因:佛教语,六道轮回中的人道与天道,谓之人天。果,果报;漏,烦恼。此句照应开头,是说一切事件都有一定的因果联系的,人是摆不脱这种因缘关系的。

5、重修白人岩并严禁山场碑记

  白人岩古伏云寺也,距州城五十里。龙祖覆宿,气接勾峰①;白云为藩篱,碧岫为屏风;嶙峋直矗,势如星拱,盖天钟秀于是,为我代形胜也。按,是山开自远公祖师。予闻远公贾氏子也,幼习儒书,长从释教,因避晋乱,挂锡于此②。今古南庵、说法台、桃花洞、棋盘、试心诸石,皆其遗迹也——载在《州志》,洵③一代之禅宗。山以□著,不信然与?洎④乎有明,兵部万大人游览是山,寻幽抉奥,悬崖峭壁之间大书深刻,各纪其胜。迄今佳名昭如日月,故凡诸胜景,予不复赘。但岩前苍松密布,周围林木青葱,历年既久,堪作栋梁之材,入险人稀,遭斧斤之削,明□其窃取,苦无法以捕辑。乾隆丁卯,山神有灵,默遣九龙村魏荣等捉获数人,拥送阳明堡。堡人具呈到州。蒙本州正堂顾太爷各加重责,追还赃木。经管人李刚儒、贾孟鼎等睹殿宇倾圮,念成材之难,□议将追回原木变价修理,此山之木,还修此山之寺,甚盛举也。于是纠工庀材⑤,命匠饬工,重修佛殿、两廊、过殿十余间,新建玉皇阁、关帝庙牌坊、诸殿阁。不旬日而工告成,请予为文以志之。予喜其桷刻丹楹与萦青缭白齐辉,金妆碧黝共岚光林影一色;行见神灵有依,山场永奠,此无量功德,所谓种福田于千秋,广阴    万年者,兴也!落笔之间,卷案适成——严禁砍□,以律拟罪,因并志之。呜呼,法律具存,殷鉴不远,可不惧哉!故复刻石以昭劝戒云。

  时乾隆十二年岁次丁卯秋七月上院     吉旦

  代郡庠生周文郁薰沐⑥ 敬撰

  代郡廪生贾    薰沐 谨书

  具呈庠生高奇观    庠生贾其祥    监生刘奏平

  堡长李则儒    监工贾元麟

  纠首李刚儒    贾□鼎    刘世卿    李春智

  僧人圆    □木匠赵天□
 

  白人岩地亩有明季嘉靖、万历及本朝顺治八年断案贴文,甘结执照,□□□□堡兴云寺逢果收管

  《重修白人岩并严禁山场碑记》注释

  ①龙祖覆宿,气接勾峰:山势与覆宿山(代州主峰)一脉,气势与勾注山相接。龙,旧时风水术认为山形屈折如龙,故称山势曰龙。

  ②挂锡:僧人手持锡仗,挂锡谓僧人住下来。

  ③洵:的确,确实。

  ④洎乎:及至。

  ⑤庀材:备办材料。

  ⑥庠生:秀才。薰沐——洗澡,并用香薰,表示虔敬。

6、重修白人岩碑记

  盖白人岩茹解都共公山场庙宇也。查王宪天断案,因庙碑所志,是伊都所施山林,分纳粮石,确实可据,不理之咎,万无可输①。兹于嘉庆二十五年,纠首潘琳、潘士安、卢望、李含章等修理,被张尧相、李文传因仇捏控,秦大老爷因此将银钱记库,以免争竞之端。后,林大老爷诣事,惟恐书吏吓索,将钱发于当铺听用。复经道光二年,周大老爷署事,另传新旧纠首黄德、李彭年、刘坤等,领出□利钱陆佰伍拾叁仟玖佰贰拾伍文,以襄②其事,重修过殿三间,东殿三间,西殿三间,山神庙一间,以及彩画庙宇,补塑金身。但见庙貌辉煌,规模扩大,都非旧日之景象,不可谓非盛事也。落成之日,立石殿左,以志不忘云。

  郡士价宾③李联标撰文并书丹

  (下列各人所施钱数,及各项开销,略)以上十宗共花费钱六百五十四千四百六十五文。除使费钱,清。

  大清道光三年九月二十六日    茹解都    宇文等十八村士民 谨立

  《重修白人岩碑记(道光)》注释

  ①不理之咎,万无可输:(对方认为我方)无理而追究我方的责任这一讼事,我们是绝不会输的。这可能是因山林事,引起的纠纷。

  ②襄:相助。

  ③价宾:即介宾,古代行乡饮酒礼时辅佐宾客的人,常由乡间德望高者充任。
 

7、重修白人岩碑记

  惟兴云寺之胜境,诚罕见之岩寺也。户外壑深而峰秀,石上流水而生松;雾则慈云甘雨,晴爱绣闼雕甍①;烟峦翠耸,高出重霄之上,林宇丹流,势临两岸之中;鸦唤一声,响彻山前山后,鸣涛几度,声闻岩北岩东;则见门遮白塔,山拥青螺;题壁之诗篇不少,当阶之松影尤多:盖天之钟秀于斯,不限于山林也。然而庙貌颓败,神像剥落,虽神灵之不幸,亦士民所忧也。于是鸠工庀材②,大兴土木,而修玉皇庙、关帝楼、奶奶庙、钟鼓楼、东西禅房,前后左右共三十余间,以及彩绘庙宇,金装神像,而今焕然一新,固足以壮观瞻,妥神灵,不可谓非盛事也。此虽人力所为,抑亦神灵之默佑也。告竣之日,谓序于予,予虽不文,而亦乐为之记。

  雁门处士②崔性德  谨撰        并书丹

  历年已久,白人岩粮石茹解都办纳,于他都毫无干涉。

  四宗出卖树价钱贰仟贰佰零柒仟文

  (下记各宗开支数额,略)以上通共使费述钱文,则序以清。庚寅年清和月    公议建立

  大清道光十五年八月十五日

  《重修白人岩碑记》(道光十五年)注释

  ①绣闼雕甍:建筑华丽,雕刻精美。闼,宫中小门,此处指代门窗栏槛;甍,栋梁,屋脊。

  ②鸠工庀材:召雇工匠,备办材料。鸠,同纠,聚集;庀,备办。

  ③处士:未仕或不仕的读书人。

8、重修碑记

  白人岩由来久矣,创自何代,修自何人,皆不可考。至于神之灵爽,庙之雅净,山之清秀,树之古干,乃天造地设,尽善尽美,非可以言语形容者也。虽兴工不一,而世远年久,不免剥落。夫莫为之前,虽美不彰;莫为之后,虽盛不传,二者相需甚殷①。于是补修真武庙三间,东西殿六间,乐楼三间,重修山神庙一间,过楼一间,净室二间,越台石墙,东山门箱押,彩画牌押,山门三间,华墙三处。功成告竣,勒碑以垂不朽云。

  信士张继绪撰并书丹       

  代州正堂陈大老爷施钱二千文,出卖树钱一千一百一十六文。朱来来木匠工钱四十六千四百文,张、丁泥匠工钱二十七千三百二十七文,李、裴石匠等工钱一百二十七千六百文,画匠齐师傅工钱五十千零七百文,铁匠工钱二千七百文,椽钱三十二千四百一十文,砖瓦钱六十九千八百五十文,石灰土钱八十三千二百九十文,小工钱二百一十九千八百五十文,米面油酒烟钱三百六十二千三百六十文,绳铁菜丁钱一百二十八千三百三十文,莜面钱三十二千八百六十六文。以上通共使费一千一百五十千零八百二十文。接序以清。

  经首:潘渊、张继绪、刘坤、魏小通、李尚、

          杨富、李培植、刘柱汉、方正基、张绪、

          王福国、黄建中、李英、蔡丕贤、史保保、史裕、

          孟伦、善友豆权、豆实,徒弟因光、因明,住持僧    胜   慰

  大清道光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十八村公立
 

 《重修碑记》(道光二十五)注释

  ①莫为之前,虽美不彰;莫为之后,虽盛不传。二者相需甚殷:意为白人岩寺之自然风光人工建筑,尽管美好,但如今已败落,如果不加修葺,则该寺以前的优越之处就会泯灭殆尽,而此后关于该寺的盛名,就不再会流传下去;而这“彰”与“传”是白人岩寺的殷切希望(所以,我们今天很有重修的必要)。

9、重修白人岩碑记

  盖闻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白人岩名胜之地,长有龙神而泽润一方,又有远公而遗迹千秋,不为不名、不灵矣。然山虽灵秀,而庙貌何可以不新?不意庙宇会房历年已久,风雨剥落。十八村人等不忍坐视,以旧而改新也。于是重建正殿三间,东西楼会房十二间,井泉、龙王殿三间,静室楼三间,茶棚两间,改塑正殿佛像、观音像、过殿佛像、真武像、井泉龙王像、远公祖师像,补修过殿三间,财神殿三间,静室花墙、戏台地三间,金装关帝神像、白雨龙王像——凡庙貌旧者,莫不焕然而一新,此非人力,实乃天佑。功成告竣,请序于余,余不揣固陋,列叙时人,录其所修。虽兴工不同,其致一也。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雁门居士李国宾  谨撰并书丹

  下记十八村纠首人姓名,略

  大清同治元年仲秋之月  榖    旦

  住持比丘    自润    自洪    徒     行    瀛

  善友皇甫戏廷

10、重修白人岩碑记

  惟光绪九年,时通人和,前废初兴,乃重修兴云寺,增其旧制也,属予作文以记之。吾观夫白人岩胜状列于八景之中,松林深秀,峰峦俊雅,直与雁塞、虎邱争烈矣。自同治十二年天降火灾,楼台殿阁俱为焦土,人民睹之莫不悲叹而流涕耶。行瀛复纠合十八村经首,始起大殿三间。不想李培元吞取庙资。魏连元、张庆□等叩乞俞天斧断将利徒李培元退出,不准伊父子入庙经理。六年案结,七年□□□等兴功建造,又起东西殿六间。三年之后,功始告竣。嗟夫,人生几何,未知今后人力加否,岂能复见此寺之全璧乎?后之人嗣而葺之,庶斯寺之不朽云。

  郡增生魏莲峰谨撰并书丹

  计开:以上三年共卖树一千零七十吊,以后花费钱开列(以下各种花费数额及十八村经首姓名与工匠姓名,略)

  住持僧自润   侄    行    瀛

  大清光绪九年十月初一日   榖    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