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佛学研究 > 佛教论坛 > 正文

薛振荣:破邪与显正一样重要

薛振荣 星洲日报 2016-12-20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附佛外道的出现,不是近代才发生。远至佛陀时代,提婆达多就是第一个附佛外道。天台宗智者大师也在《摩诃止观》把“外道”分成三大类:(一)佛法外外道,(二)附佛法外道,(三)学佛法外道。可见一些“外道”的出现,尝试依附或利用佛教而达致其目的。

北魏时期,也有“法庆事件”的附佛外道问题。一名叫法庆的僧人,成立“大乘教”,自称为“新佛”,并力倡“杀人起义”,曰“杀一人者为一住菩萨,杀十人者为十住菩萨”等谬论。我们不难发现附佛外道所提倡的,都与佛教的缘起中心思想相违背,皆鼓吹迷信与怪诞的行径,还有导人以捷径、悭贪的方式达成目的。

马佛青最近在全马各地陆续举办有关“附佛外道”的系列座谈。有人在马佛青脸书专页,甚至在我个人账户回应说:“够了!够了!佛教组织不努力去弘扬正道,为何却一直不懈地举办类似道破别人不好的讲座?”“这是一个民主自由的时代,佛教组织却像个宗教警察,一直打压其他新兴宗教的崛起!”“为何我们要跟他们批斗,我们的菩提心去了哪里?”

更有人以一首偈来回应我的帖子:“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他非即我非,同体名大悲。”我在想,若是智者,若是修道人,眼见大众因为邪信邪说而生起邪见,还如如不动地提倡“自由”与“包容”,那才是没有智慧的假慈悲,是不具足菩提心的伪修道人。认清附佛外道,撇清附佛外道与正信佛教的不同,是当代佛教进程一个回应时事的需要。

附佛外道的崛起,皆因傍附在佛教自身发展所出现的流弊。这都是狮子身上虫,在逐步侵蚀佛教。我们不难发现,佛教界自身已经失去能弘扬正法的人才,甚至也无法深入了解附佛外道的学说,如何歪曲佛教教理。整顿道风,培育人才,是佛教界的首要工作。我们需要更多能说、善写的佛教徒,把佛教的教理弘扬开来,把佛教的真义传递出去。

其次,提升佛教徒的素质,推广正信佛教教育,也是刻不容缓的工作。我们有好多自称为“佛教徒”的群众,可是更多时候,他们连佛陀是神、是人,也无法分辨。我们也出现佛教团体的领导,组团带领信众出席附佛外道的“”弘法讲座。

附佛外道有机可乘,可以吸纳更多大众出席其活动,并崇信其说辞,皆因当下的一些佛教团体已经失去了解群众,了解附近社区需要的能力。佛教团体举办的活动,俨然失去接轨与活络社区的功能。所以,我们需要更多多元化且符合社区需要的活动。佛教团体的会所,可以成为一个社区的活动中心,鼓励更多群众到来使用,进而接引他们学佛。

每每读到印度佛教史,无法忘怀佛教在印度绝迹的那一刻。当年的佛教,只有僧人在学佛、研读佛法,已经无法吸引一般在家信众。1500年前,当伊斯兰大军已经杀入那烂陀大学附近,但大学内的一万个僧侣,仍若无其事,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用餐的用餐,学习的学习。伊斯兰大军冲进校园内,只要不依从改教的,都立刻被杀害。一万个僧人倒在血泊中,熊熊烈火也用了三天三夜才把那烂陀大学烧成灰烬。

佛教,从此在印度绝迹千多年。

我们今天仍以事不关己,以所谓的“包容心”来纵容邪知邪说,哪天佛教被附佛外道取代了,就像当年代表佛教文明的那烂陀大学,从此灰飞烟灭。(文转自《星洲日报》2016-10-06 A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