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慧远大师 > 法师评传 > 正文

《慧远评传》第一章 从雁门到许洛

admin 未知 2016-10-11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第一章 从雁门到许洛
在中国古人的意识中,凤凰的不凡往往在于其“能通天祉,应地灵,律五音,览九德”①。这种灵鸟正概括地象征着人之英杰的素质。其中“应地灵”之说涉及人才与地缘条件的关系,古来更有“地灵人杰”的表述。提起东晋高僧释慧远的名字,人们通常首先会想到其人格与事业最终成就之地——庐山。庐山与慧远的相遭,恰如“凤凰之性,非梧桐不止”一般,几乎成了人地交美的最佳范例。不过,作为慧远的诞生地,雁门这个在秦朝最早立郡县制时就已如此命名的古郡,也因慧远与它的亲缘而增添出一抹令人神往的人文光彩。不知是出于对人杰的爱重,还是出于对地灵的感念,后人也颇能记取慧远与雁门的自然联系①,因而在相关的诗中有所谓“雁门僧”或“楼烦大士”之称。例如,唐代白居易咏道:“不觉定中微念起,明朝更问雁门师。”②释灵澈《远公墓》有“空悲虎溪月,不见雁门僧”之句③。北宋释怀悟《庐山白莲社》诗曰:“晋室陵迟帝纪侵,群英晦迹匡山阴。楼烦大士麾麈尾,十七高贤争扣几。 ” ④ 毕竟 ,慧远的人生是从雁门起步的。
一、时代与家世
慧远(334-416),俗姓贾,雁门楼烦(今山西省崞县东)人。在他降生于世之前十七年,统一的西晋王朝已消失,进入东晋十六国时期。这种离析动荡的势态酿自西晋惠帝时的八王之乱,皇族骨肉相残,朝政乖戾,胡羯乘虚而起,遂导致永嘉及建兴之祸,中国北方陷于严重的战乱频仍、天人交怨之中。据《晋书》卷二六《食货志》记载:
及惠帝之后,政教陵夷,至于永嘉,丧乱弥甚。雍州以东,人多饥乏,更相鬻卖,奔进流移,不可胜数。幽、并、司、冀、秦、雍六州大蝗,草木及牛马毛皆尽。又大疾疫,兼以饥馑,百姓又为寇贼所杀,流尸满河,白骨蔽野。
慧远的故乡属于并州,可以想见在他的父祖辈曾多么无奈地遭遇到如此惨剧的天灾人祸。
由于北方割据政权的争斗频繁,王国兴替又多采用残暴的手段,歌舞升平之世似乎一去不返。慧远出生之前五年,以襄国(河北邢台附近)为都的羯人石勒政权,经过十年的经略,摧陷了匈奴刘曜迁都于长安的前赵政权,取而代之,成为后赵政权。慧远出生之年,又逢后赵发生内部变乱,石勒死于此年,其侄石虎弑其子而自立,并迁都于邺。在战乱频仍的年代,雁门因其南北交通要塞的地理位置,难免经受更多的战争腥 风 。 洪 亮 吉 《 十 六 国 疆 域 志 》 卷 二 并州雁门郡条曰:
雁门郡,秦置。《晋书》石勒赵王七年(325),北羌王盆句除附于刘曜,勒将石他自雁门出上郡袭之。建武五年(339),石虎使征北张举自雁门讨索头郁菊剋之。 
这两件颇有规模的战事,一在慧远出生前九年,一在他六岁时,多少可以说明他出生前后某种地域性的和时代性的氛围。
由于中原大批知识人口流失、战乱不绝以及胡族统治者在文化上的滞后等原因,不可避免地导致原有文化秩序的紊乱。但少数民族贵族若欲实现立足中原的愿望,不能不在某种程度上任用汉族士人,并利用汉族传统礼制。在石虎统治时期,据《晋书》卷一○六《石季龙载记上》,建武五年(339),“下书令诸郡国立《五经》博士”,“复置国子博士、助教”。又于建武九年(343)“遣国子博士诣洛阳写石经,校中经于秘书。国子祭酒聂熊注《谷梁春秋》,列于学官”,由此可见石虎“虽昏虐无道,而颇慕经学”。这两项尊信经学的举措,分别发生在慧远六岁与十岁时。当政者的这些策略行为,对儒学地位的恢复,应该是有社会性的效应的,尤其是对官宦之家而言,带来了继续以儒教传家的某种希望。
据张野《远法师铭》,慧远的家庭“世为冠族”①。由此可知是世代相续的士族。雁门一地,必不乏这样的知识官宦之族。从《晋书•儒林传》看,其中所载的范隆即为雁门人,据说他“好学修谨”、“博通经籍”,西晋乱后依于刘渊,任大鸿胪,封公,死于刘聪(310-317在位)之世,赠太师②。这种学优而仕的出路,应是当地一般冠族对子弟的共同期待。关于慧远的家境与社会地位,荷兰许理和(E.Zurcher)指出属于贫寒之士,因为在他的传记资料中有买不起蜡烛之事,并据王伊同《五朝门第》,指出出自雁门的贾氏单弱,出自平原(山东)的贾氏为望族③。日本塚本善隆从《出三藏记集》、《高僧传》等有关传记资料中无慧远父祖或近亲官职记载,推测这一家族为寒门儒士,至少在他出生之际,绝非富裕荣显的乡豪④。这些推论颇为言之有理。
慧远出生之年,相当于东晋成帝咸和六年。这一年东晋重要的政治学术人物王导五十九岁,庾亮四十六岁,谢安十五岁;佛教界著名高僧道安二十三岁,支遁二十—岁,而鸠摩罗什将在十年后降生。为了从更广的意义上对这个时代的文化背景有所实感,这一年发生在江左的两件事值得一提。《世说新语•容止篇》载:“庾太尉在武昌,秋夜气佳景清,使吏殷浩、王胡之之徒登南楼理咏。音调始遒,闻函道中有屐声甚厉,定是庾公。俄而率左右十许人步来,诸贤欲起避之,公徐云:‘诸君少住,老子于此处兴复不浅。’因便据胡床,与诸人咏谑,竟坐甚得任乐。”①庾亮此时迁都督江、荆、豫、益、梁、雍六州诸军事,领江、荆、豫三州刺史,进号征西将军,镇武昌。他与殷浩、王胡之等人在一啸一咏之中,颇能反映出玄学的人生意趣和审美情调。有趣的是,当他们“以玄对山水”时,他们的坐具是“胡床”②。这个小小的细节,反映出东汉后期以来已开始显著起来的文化上的开放特征。佛教的传入,也强化着这一特征。无论自觉或不自觉,随着多种文化的接触,文化融合过程中的问题将更多地提到这个时代的人们的面前。
另一件事仍与镇武昌的庾亮有关。《世说新语•尤悔篇 》 “ 庾 公 欲 起 周 子 南 ” 条 刘孝 标 注 引 《 寻 阳记》曰:
周邵字子南,与南阳翟汤隐于寻阳庐山。庾亮临江州,闻翟、周之风,束带蹑履而诣焉。闻庾至,转避之。亮后密往,值邵弹鸟于林,因前与语。还,便云:“此人可起。”即拔为镇蛮护军、西阳太守。①被庾亮寻访的周邵与翟汤,隐居于庐山。可见庐山对隐者的吸引力。数十年后,慧远也隐迹庐山,并且受到握有政柄者的寻访。然而就慧远诞生之际来看,远在北方的雁门贾氏家族怎能料到他与庐山的今世之缘呢? 
慧远的家世记载一样,关于其少年时代的资料也过于简略,在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十五及释慧皎《高僧传》卷六本传只有如下数语:
弱而好书,珪璋秀发。年十三②,随舅令狐氏,游学许洛。故少为诸生,博综六经,尤善《老》、《庄》③,性度弘伟,风鉴朗拔,虽宿儒英达,莫不服其深致焉。作为一位好学聪颖的子弟,能否为这个家族带来新的希望,看来教育条件是相当关键的。 家族中的长辈为造就其官绅的必备修养,应该是到了全力以赴的程度,由舅父令狐氏带他离开偏处山区的故乡,前往通都大邑成就学业。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来说,这时的辞亲远游,还不能说就是十分自觉的生命 追 求 ,不过 ,传统的家风以及长辈的期待 , 都可能对他学习儒家经典产生一种本能般的策励作用。
中 国 沙 门 出 家 前 研 习 外 学 的 机 缘 , 约 有 四 种 : 一 、 童 稚 之年 已 受教 育 的 沙 门 , 二 、 出 家 前 父 授 儒 学 的 沙 门 , 三 、 出 家 前属 诸 生 或 儒生 身 份 的 沙 门 , 四 、 出 家 前 家 道 中 落 而 自 修 儒 学的 沙 门 ① 。 慧 远 就属 于 第 三 种 。 由 于 这 种 机 缘 , 他 最 先 倾 心和 潜 心 于 儒 家 经 典 , 也 就是 “ 博 综 六 经 ” 的 功 夫 。 六 经 又 称 六艺 , 指 儒 家 六 部 经 书 , 由 于 《乐 经 》 汉 以 来 失 传 , 所 以 又 可 称 五经,即《诗》、《书》、《礼》、《易》、《春秋》。司马迁《史记》卷一二 六 《 滑 稽 列 传 》 载 : “ 孔 子 曰 : ‘ 六 艺 于 治 一也 , 《 礼 》 以 节 人 ,《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 义 。 ’ ” 司 马 谈 《 论 六 家 要 旨 》 曰 : “ 儒 者 以 六 艺 为 法 。 ” ②儒 家经 书 是 治 理 现 实 世 界 的 指 南 , 所 以 慧 远 称 之 为 “ 世 典 ” 。 他 后来在 《 与 隐 士 刘 遗 民 等 书 》 中 加 以 回 忆 说 : “ 每 寻 畴 昔 , 游 心 世典 ,以 为 当 年 之 华 苑 也 。 ” ③ 所 谓 “ 当 年 ” , 意 即 有 生 之 年 。 陶 渊明 《庚 子 岁 五 月 中 从 都 还 阻 风 于 规 林 二 首 》 之 二 有 “ 当 年 讵 有几 ” 之 句④ , 又 其 《 癸 卯 岁 始 春 怀 古 田 舍 二 首 》 之 一 有 “ 当 年 竟未 践 ” 之 句, 用 法 相 同 ⑤ 。 慧 远 早 年 视 儒 家 经 典 为 “ 当 年 之 华苑 ” , 也 就 是 绽放 生 命 之 花 的 依 托 、 实 现 人 生 价 值 的 归 宿 。
这种早期的学习热情,其实蕴蓄着与亦官亦儒之家世的情感纽结。慧远归心佛门后,遂勘破人生的虚荣,他说:“一世之荣,剧若电光。”①从极为朴素的意义上说,慧远早年曾有过的对“一世之荣”的期待,原本也是他与家世和家族的一种情感联系方式,这曾经既意味着家族对子弟的赐予,又意味着子弟对家族的回报。
声明:本网页内容仅为文化推广及宣传,如有疑义,请与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