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慧远大师 > 法师评传 > 正文

《慧远评传》十一章 慧远的当世形象与后世影响

admin 未知 2016-10-11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三、慧远与后世净土宗
慧远以其精诚信仰和佛学睿思,发起结社念佛,他的名字和白莲社的盛举从此与中国净土教的历史难分难解。诚然,由于佛学视野的决定,慧远将观想念佛法在同人中付诸践履,这与稍后在北方兴起并成为后世净土教主流的昙鸾道绰一系所着重倡导的口称念佛法,在修行方法上不无区别,但慧远的净土信念及求道愿力至少在初唐以后愈来愈受到高度评价,特别是不少归宗口称念佛法的净土教家也愿意视慧远为他们的先驱。
例如初唐迦才在《净土论》卷中提到:“复次如上古以来大德名僧,及俗中聪明儒士,并修净土行,谓庐山远法师、叡法师、刘遗民、谢灵运、乃至近世绰禅师,此等临终并感得光台异相,圣众来迎,录在别传。此等大德智人既欣净土,后之学者但可逐他先匠,不须疑也。”慧远莲社中刘遗民等清信之士则被他看作“俗中聪明儒士”的代表,树为有明智选择的“先匠”。那么,慧远结社对于向儒学社会扩展净土教信仰方面的意义,迦才是充分注意到的。另外,迦才不无意味地将白莲社高士与道绰并举,申明他们在临终之际都“感得光台异相,圣众来迎”。这种往生故事或感应事迹在净土教史上意义非同一般,与其说是可资征实的史传资料,不如说是调动信仰的敦劝文字。
现存最古的往生传是中唐文谂、少康辑《往生西方净土瑞应删传》,撰者在序言中明白道出了此书的性质与目的:“夫以诸佛兴慈,多诸方便,唯往生一路,易契机缘。详往古之志诚,并感通于瑞典,则有沙门文谂释子少康,于往生论中高僧传内,标扬真实,序录希奇,证丹诚感化之缘,显佛力难思之用,致使古今不坠,道俗归心,再续玄风,重兴盛事,使已发心之士坚固无疑,未起信之人依投有路。”从其所采摘的往生人物事迹来源看,一是像迦才《净土论》这样的宣扬教义之书,二是慧皎《高僧传》一系的佛教史传。但为了“证丹诚感化之缘”,往生传的撰者往往将笔触更多地倾注于传主的心系净土和最终的瑞应结局。以居于书中四十八篇传记之首的慧远法师传来看,主要由两项内容构成:一是记他“虽博群典,偏弘西方,岩下建净土堂,晨夕礼谶,有朝士谢灵运、高人刘遗民等,并弃世荣,同修净土,信士都有一百二十三人,于无量寿像前建斋立誓,遗民著文赞颂”;一是记他“以义熙十二年八月六日,圣众遥迎,临终付属,右胁而化”。既是“删传”,已有强调,若再与较具实录精神的《高僧传》本传作对照①,其中对临终状态的处理尤其令人瞩目。《高僧传》记慧远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谨守律规,留下“露骸松下”的遗嘱,贯彻了高尚其迹的理性追求;而《瑞应删传》却着笔于希奇的传说,不免神话般的色彩。不过,这种叙述的“变形”却可说****远在相应时代的净土信仰发展史上发挥出亲证者的作用。事实上,中唐的净土教家相当地看重这一点,如法照《净土五会念佛诵经观行仪》卷中曰:
自佛灭后,龙树、天亲,亦修念佛三昧,皆著赞颂并住净方。又佛法东流,晋时有庐山远大师,与诸硕德及谢灵运、刘遗民一百二十三人,结誓于庐山,修念佛三昧,皆见西方极乐世界。又梁时有并州玄中寺昙鸾法师,亦修念佛三昧,至陈隋庐山珍禅师、天台智者大师,长安诸大德、叡法师,乃至今时唐朝一百年前,西京善导和上、并州文水县玄中寺道绰和上、慈愍三藏等,数百高僧,般舟方等,岁岁常行,十六妙观,分时系习,咸睹西方灵相极乐世界众宝国土。又道镜、善道共集《念佛镜》自序曰:
 
自古名贤,尽依念佛。慧持慧远寿终,宝盖迎将;道绰、道珍命尽,仙云引去。或男或女,现祥瑞者,一一难陈;若僧若尼,感慈光者,重重无尽。传记具明,不劳广录。以“见西方极乐世界”、“睹西方灵相”相许,容易对广大士庶社会产生劝诱力。由于对亲睹净土灵相的强调,从而使得原来较富于清雅之趣的庐山结社念佛,涂染上了雅俗共赏的色调 , 便 于 与 有 平 易 之 风的 口 称 念 佛 宗 等 量 齐 观 。
此后的往生传中对慧远见证西方极乐世界的结局往往渲染 有 加 , 如 北 宋 戒 珠 《 净 土往 生 传 》 的 慧 远 传 曰 :
远与遗民而下僧俗一百二十三人,结为净社,于弥陀像前,建诚立誓,期升安养,仍令遗民撰文以刻之,当时或称莲社。……按远别传,远于净土之修,克勤于念,初憩庐山十一年,澄心系想,三睹胜相。而远沈厚,终亦不言。后十九年七月晦夕,远于般若台之东龛,方由定起,见弥陀佛身满虚空,圆光之中,有诸化佛,又见观音、势至侍立左右,又见水流光明,分十四支,一一支水流注上下,自能演说苦空无常无我。佛告远曰:“我以本愿力故来安慰汝,汝后七日当生我国。”又见佛陀耶舍与慧持、昙顺在佛之侧,前揖远曰:“法师之志,在吾之先,何来之迟也。”远既目击分明,又审精爽不乱,乃与其徒法净、慧宝等,具言所见,因告净曰:“始吾居此十一年,幸于净土三睹胜相。今而复见之,吾生净土决矣。”次日寝疾,又谓净曰:“七日之期,斯其渐也。汝徒自勉,无以世间情累拘也。”至期果卒。这里将慧远亲睹净土胜相的时间提前到入庐山后十一年,甚至早于念佛立誓的年份①。撰者提到,强调慧远对净土早有亲近,这在史料上出于来历不明的“别传”,所谓“沈厚”“不言”云云颇有自神其说之嫌。而对慧远临终之际见佛体验的描述,笔触生动,以渲染其“目击分明”之境。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慧远见佛修行成功的原因,一方面被说成是基于“澄心系想”的定力,这是符合慧远原本就有的念佛思想之特点的;另一方面也被描述为依靠了弥陀佛的愿力,这种借助他力的思想实际上是在后世影响更大的昙鸾一系净土教义的核心内容所在①。像戒珠这样的处理,对历史上的慧远而言,虽添加了事实之外的成分,却可反映出慧远在净土信仰史上愈来愈被看作是主流与重要先驱人物的事实。
在诸多净土感应事迹中,成道者的临终状态具有特殊意义。为净土教的往生许诺最容易在这里激起信仰之心。南宋王日休《龙舒增广净土文》是一部宣扬净土教的文选,其中卷五集录“感应事迹三十篇”,在其小序中,编者就明确提到这部分内容在教义上的作用:“编集感应事迹,……共三十传,所以发人之信心也。”由于“东晋远法师,倡首修净社”,所以作为三十传的第一篇,是慧远的感应事迹,这一排列也意味着对慧远作为净土教创始者地位的肯定①。稍后宗晓在其《乐邦文类》的序言中,更加肯定了慧远对净土信仰实践的孤明先发:
然大教东流,人或未知,而东晋远公法师神机秀发,肇开化源,引水栽莲,缔结净社。尔时预者一百二十有三人,刘遗民等十八大贤而为上首。自是念佛三昧之道行焉。迨今八百余载,遗风遗烈,凛然尚在,故得张抡所修,远踵其事矣。 然则务学必求师,进业必托法,故兹社之兴,专以弥陀为宗主,诸经为司南。并且在卷三汇录历代往生净土高僧传的资料时,将慧远的传记冠以“东晋莲社始祖庐山远法师传”之题,传中有如下的论述:
时教虽本佛说,然而洪时教者,必以天台为始祖;律藏虽本佛制,然而张律藏者,必以南山为始祖;禅宗虽本佛心,然而传禅宗者,必以达磨为始祖;劝生净土,固出大觉慈尊,然而使此方之人知有念佛三昧者,应以远公法师为始祖焉。从 此 慧 远 作 为 莲 宗 “ 始 祖 ” 的 地 位 就明 确 化 了 ① 。
随着慧远在净土信仰史上地位的提升,他的修行故事与感应灵迹所发生的影响还扩展到少数民族区域以及周边国家。《文物》1987年第5期发表了卡哈尔·巴拉提对《回鹘文写本〈慧远传〉残页》的研究报告,据载这是1984年9月新疆鄯善县七克台村一位农民从村旁古城废墟里发现的。研究者推断和翻译,这一文本属元代写本,原文似十世纪左右的语言,其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为首的百三十三人皆愿往生净土,放弃世俗的享受,克制心欲,依慧远法师修行。那些人们又一同在阿弥陀佛像前守护斋戒,祝愿幸福,立誓共出生净土,以修禅净阿弥陀佛。时慧远法师召来叫刘遗民的官,让他写了坚决往生净土的誓词。那些人发誓坚决不解散,共事往生争土的善行,操劳,奔走,学习,皆得往生净土。慧远法师居住庐山三十余年,自己未越山界入俗,送客未过山腰上叫“虎溪”的水渠。当死期来临时,叫来弟子们嘱咐道:“我死后,将我露身放在松树下。”八十三岁右胁而化,交脚,见阿弥陀佛直来,威严带去。……(弟子)僧济(?)法师精通世典书数,贯其深奥,又向远法师学习,精通了大小乘一切经典。可见,十世纪前后“回鹘人也受我国佛教净土宗的影响”。关于慧远的临终情形,这里糅合了《高僧传》一系与往生传一系的描写,既写到他“遗命使露骸松下”,又写到他右胁而化,往生弥陀净土。从净土教的发展过程看,这样的结局处理有利于 广 泛 教 劝 不 同 文 化 层 次的信仰群体。正如有研究者指出的,慧远的“结社念佛的遗风,不仅见于中国,而且在朝鲜、日本也有传习。日本后鸟羽天皇元历元年(1184)阿波守宗亲于平家没落之后,与二十四人共结莲社;天福元年(1233)三月,法然的弟子镇西上人圣光房辨长,派其弟子宗圆入宋求善导的弥陀义而不得,遂往庐山,从睿师处传习慧远的宗风,从文惠大师处受梵音书,归国后自称白莲社以辅翼师道。下逮文保三年(1317)澄圆大菩萨智满渡海来中国,留学于庐山,师事优昙普度,探究慧远系念佛的宗义,于元亨元年(1321)归国后传其遗风,正中元年(1324)拜后醍醐天皇之敕命,于泉州堺掘白莲池,慕庐山故事,以建旭莲社修般舟三昧而有名;另外,在京都狮子谷建法然院的忍澂(1645-1711),自号白莲社宣誉,叹净土宗风之颓废,延宝九年(1681)五月于狮子谷创建般舟三昧的道场以刷新宗风。值得注目的是至今在东山之麓仍保存净域传其遗风。宇治黄檗山中的东林庵也堪称是传莲社之风的,且自净土宗第五祖定慧(1296-1370)以后,师僧皆称莲社之号,各各以莲社一员自视,故堪称遥慕慧远的芳踪”①。像这样结“莲社”、“白莲社”、“旭莲社”、“东林庵 ” 于 外 国 的 情 形 , 也 生动地说明着慧远宗风的深远的影响力。
声明:本网页内容仅为文化推广及宣传,如有疑义,请与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