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慧远大师 > 故事传说 > 正文

慧远故事之五净心茶

admin 未知 2016-09-27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谈起石门涧的土特产,除了“庐山三石”(石鸡、石鱼、石耳)之外,就是茶叶啦!石门涧茶园分布在海拔三四百米的高山上,常有云雾滋润、森林调温、阳光适度,这种环境中生长的茶树,是地道的云雾茶,云雾茶是庐山的特产,近年来,在全国名茶评比中,连续荣获金奖,名扬海内外,云雾茶的“六绝”是其特征,即:条索粗壮,青翠多毫,汤色明亮,叶嫩匀齐,香凛持久,醇厚味甘。
    在石门涧的溪水涧边,杂灌丛中,零零星星生长的一些茶树,当地人叫野生茶,这种茶只米把高,因“端阳始采”故又名“端林茶”,又因生于林中,还叫“钻林茶”。
    据《庐山志》载:“山僧取诸崖壁间,摄土种茶一二区,鸟雀衔籽食之或有坠于茂林幽谷者,久而萌生。”现在这种野生茶数量极少,联合国世界遗产专家桑塞尔博士考察石间涧时,不喝其他饮料,只喝头道野生茶,喝后连说:“好!好!好!”
    慧远法师对茶颇有研究,以茶待客是慧远法师待客的最高礼遇,下面就讲一个有关“五净心茶”的故事。
“五净心茶”源于庐山石门涧,是慧远法师取的茶名,制作者也是他,据讲此茶在日本非常畅销。据史书记载,慧远法师在庐山石门涧讲经说法时,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喝茶,而且对茶道颇有研究,他在白岩寺茹山一带,喝茶喜欢以苦涩味浓为主。可能是他们居住地区接近漠北腥膻之地,喝茶主要以化积消滞,慧远当时喝茶,总喜欢选取些清淡香郁一点的祁红茶,后来一到庐山石门涧龙泉精舍驻锡,开始仅喝些宁红和山农提供的粗制的庐山云雾茶。那时科学不发达,制茶技术精湛与否,全靠祖传手艺,加上当时江州比较荒芜,又是连年战乱,除了婺州是定点生产绿茶外,江州尚不是定点生产贡茶之乡,因此那些茶叶较为粗糙,谈不上什么品味。
    慧远法师来到庐山石门涧建立龙泉精舍,在讲经台谈经论法时,经常到周边地区走走,他选择一片有一个自然堰口的荒地,带着几个徒弟,挑选民间已栽育过的茶苗,就在这块荒地上翻土栽植起来,堰口常年流水正好培育茶树灌溉之用,不过两年他们培育的茶树株株枝繁叶茂绿色葱茏,一走入茶园,只要是早春绿芽刚出,就能闻到一阵阵清香的味道,沁人心肺,使人清心,从此僧侣和乡民就把这块地叫做茶园堰,建东林寺佛殿时,这茶园堰还出过木头哩!
    公元389年的春天,冰河解冻,庐山除汉阳峰最高的地方,仍有一些积雪外,其余地方显得一片碧色苍苍,东林寺也恰遇久雨初晴,天气格外清爽,洋溢着万物萌生的春天气息,那天,慧远法师起来,头脑格外清醒,尽管他城府含蓄较深,也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因为他亲手特制的新茶,非常清香可口,就想在今天邀请他的好友刘遗民,周续之(此二人原是玄学家后来隐居在石门涧一带,与慧远法师友善)还有莲社几位高贤,如雷宗次,宗少文,张莱民,张秀硕等人来东林寺品茶,于是特折简叫沙弥送去,好在他们都居住不远,约半晌时间,他们陆陆续续到了东林寺,然后依此进入寺门,慧远早在“神运殿”前丹墀下迎接,寒暄几句以后,就请他们在殿前大樟树下摆好的椅上坐下,中间放一个木制长条桌,上摆一盛水方盆,型式讲究,边呈八角,是上好陶瓷制品。然后,法净和慧宝以木托盘端出七份茶具,都是中型茶盅,有托有盖,每人面前放一套,摆放以后,慧远法师笑着对六位挚友说:“老纳今日趁春和景明,邀诸位来品茶,此茶是我和诸徒辛勤培育三年,今采其嫩叶,又经过我细心培制成茶,其味如何还望诸位檀越品评,但有一条如诸位品完认为这个茶叶还可以,就请赐一佳名,以传后世,不知诸位可以赐教否?”说完静了一下,以待他们回答。
    刘遗民素来心直口快,他说:“远公如此盛情相邀,我们应当理喻,不过要为茶叶定名,古语曰,不见山而含山,是妄言也!等我品完茶后,再来考虑,不知远公和诸位意下如何?”话音刚落,慧远和五位客人齐声说:“好!”
    慧远法师立命法净拿出已放有茶叶的宜兴大壶,此壶形状椭圆、紫黑色,上刻名人题款的山水画,工艺精致,然后命慧宝提一壶刚沸未久的泉水冲入茶壶中,慧远起身,提着壶把,将冲下不久的茶水,倒在桌上水壶中,然后再把壶中余下的沸水再冲上,等待片刻,然后一一为六位客人斟满,盖上杯盖,只觉得一股清香之气,由杯盖缝隙中散发出来 ,直冲鼻窍,一种新清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们掀开杯盖一半呷了一口,更觉得有一种甜丝丝的味道,但又没有糖饴之腻,众口齐声道:“好茶,好极了!”又掀开全盖以观其色,碧玉清亮,光泽照人,大家非常喜悦,还是刘遗民来得快,他说:“此茶就叫解忧茶,如此清爽可口,兼之香气袭人,岂不令人忘忧?”周续之说:“不如叫忘情茶!“张莱民说:“不妥,不妥,当日曹操说:‘唯有杜康可以解忧’,现在是茶而不是酒,酒醇易醉,而茶醇愈清,如果叫忘情茶,更为不雅,忘者即无情,难道远公今日盛情款待我们品尝此佳茗,岂能说无情呢?”于是三个争来争去,没有结论,慧远便笑着说:“仲思(刘遗民字)和道祖(同前)都是学玄学的,主张‘色’‘心’二字,均属假名,而无实体,今日你们二位提名,敢问“情、忧”两字由何而生,夫四大而成形,必有神宅,宅必有主,主者,心也,万情由心而生,至于人是由五蕴而组成,而诸位之争,只不过是五蕴中的受想、蕴、指的是感觉器官接触事物的反映,由识而生,只不过眼等五根,各为内身,色等五显,为之外身,正因为如此,在尘世间就有许多垢染,归纳起来称为五浊,即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才往往使我们堕入轮回,例如我们把五浊变为五净,那只一条,那只有想往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净土《摄大乘经》记载:‘西方’所居土,无于五浊,如彼玻璃河,五浊之生,本出于心,此茶叫五净心茶。诸位以为如何?”
    大家见慧远法师见解深刻精辟,道理如此深奥精妙,于是都鼓掌认可!在叙谈中,有人向慧远讨教此茶如何炮制。慧远笑着说:“凡事离不开一个‘心’字,此茶采摘自谷雨之前,细心精选枝叶嫩叶,形为雀舌,色彩通明,中间碧绿像昆山之玉,尖端嫩紫恰似佛顶上的宝璐,然后洗净凉干,以文火慢焙。让它绿叶萎缩,呈暗绿色,后用双手轻揉,让其清香从孔中溢出,贮之以密封土罐,等三、五天后即可冲饮。沏茶时就将沸水稍等片刻,慢慢冲下,然后倒掉,以除掉水中浮渣和虚火,再次加水,即可倒杯中,。才可以得出如此上等佳品,细细品味。”
    慧远法师圆寂后,此茶仍在东林寺一带继续生产。公元794年,唐德宗贞元十年,唐朝强盛时期,设有“唐舶使”,专门对外贸易和学术交流。日本天台宗派人来东林寺学习“会佛法”先后三次,带去诸佛,开辟了日本净土宗,与此同时,庐山“五净心茶”也随之带入日本,一直到今天,“五净心茶”仍在日本大行其道,深受日本茶民喜爱。而在我们中国,则为云雾系列之一“谷雨茶”所取代。
    其实为了记念慧远法师对庐山云雾茶的贡献,如能恢复“五净心茶”之美名更为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