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慧远大师 > 思想研究 > 正文

《慧远与东晋末期庐山地域的诗文创作》第二

admin 未知 2016-09-28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第二章慧远与僧俗弟子的诗文创作

    《高僧传》本传记载慧远“善属文章,辞气清雅”,以致后世诗人对他钦慕不已,如白居易在《游石门涧》中吟道;“尝闻慧远辈,题诗此岩壁。”①而他的弟子,无论僧俗,也在他的影响和带领下,普遍具有“清雅有风则”②的特征。但是,可惜的是他们的诗文在流传过程中大都散佚,存留下来的是很少的一部分,不过,在这仅存的一些诗文当中,还是可以归纳出其特征,找出其在中国文学史上所起的作用。

    第一节慧远和僧俗弟子的诗文创作情况

《高僧传》慧远本传载慧远“所著论序铭赞诗书集为十卷,五十余篇,见重于世”。坦可见慧远所著诗文,不仅数量多,而且还具有“见重于世”的价值。除此之外,他的僧俗弟子在文学上亦有成就。《高僧传》中记载著有文章的僧家弟子两位,一是“道流撰诸经目未就,(道)祖为成之,今行于世”④。一是“(昙)洗亦清雅有风则,注维摩及著穷通论等’,⑤。而他的俗家弟子中,《全晋文》记载刘遗民有《玄谱》一卷,集五卷,周续之可能有集一卷(案,《隋志》注,晋末有微士《周桓之集》一卷,疑即续之误),张野有集十卷,宗炳有集十六卷。由此可以看出慧远及其弟子的创作之盛,但是流传至今的已是少数。严可均《全晋文》辑录慧远文章两卷,共二十九篇,大致可分为如下三类:一是书信:有《答秦主姚兴书》《答王谧书》《答戴处士书》《又与戴处士书》《与隐士刘遗民等书》《遣书通好坞摩罗什》《重与坞摩罗什书》《遣书通好昙摩流支》《答桓玄书》《与桓玄书论料减沙门》《答桓玄书》《与晋安帝书》《答卢循书》《答何无极难沙门袒服论》十四篇。二是论和记:有《沙门不敬王者论》《沙门袒服论》《明报应论》《三报论》《庐山记》《游山记》六篇。三是序:有《阿毗昙心序》《三法度经序》《大智论钞序》《庐山出修方便禅经统序》《念佛三昧诗集序》《襄阳丈六金像颂》(并序)《昙无竭菩萨赞》《万佛影铭》《澡灌铭序》九篇。 

①白居易《白居易集》,第136页,中华书局1979年版。

②曹虹《慧远评传》,第122页,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③南朝梁·释僧皎《高僧传》,第222页,中华书局1992年版。

④南朝梁·释僧皎《高僧传》,第238页,中华书局1992年版。

汤南朝梁·释僧皎《高僧传》,第238页,中华书局1992年版。《全晋文》辑录慧远弟子的文章有刘遗民《庐山精舍誓文》《致书释僧肇请为般若无知论释》;周续之《答孟氏问有祖丧而父亡服》《答戴处士书》《难释疑论》;张野《远法师铭》;宗炳《评何承天通裴难荀大功嫁女议》《答何衡阳书》《又答何衡阳书》《寄雷次宗书》《师子击象图序》《书山水序》《甘颂》《明佛论》;雷次宗《与子侄书》《答袁悠问》《答蔡廓问》《甥侄》;王齐之《萨陀波仑赞》《萨陀波仑入山求法赞》《萨陀波仑始悟欲供养大师赞》《昙无竭菩萨赞》《诸佛赞》,共23篇。

途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辑有慧远的《游庐山诗》,和刘遗民、王乔之、张野

的三首奉和之作,以及署名庐山诸道人的《游石门诗并序》和宗炳的《登半石山诗》、《登白鸟山诗》,同时还有王齐之的《念佛三昧诗四首》和署名庐山诸沙弥的《观化诀疑诗》。

从现存的诗文中可以看出慧远和他的弟子的诗文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宣佛的佛理文学,慧远及其弟子流传下来的文章,无论是书信,还是论赞,基本上都是宣扬佛学的

著作;一类是徜徉山水之作,这部分著作不是很多,但是意义却很大。在本章,笔者着重

论述他们徜徉山水之作的情感特征和艺术特征,以及这些诗歌在诗歌史上所起的作用。慧远和他的弟子对山水都有特殊的雅好。道安分张徒众,慧远本欲往罗浮山,但见“庐

峰清静,足以息心”,便留了下来,由此可知慧远是被庐山幽静灵秀的环境所吸引的。定居庐山之后,慧远在讲经说法、潜心修行之余,也游览了庐山的大好风光。他在《庐山记》里说:“自托此山二十三载,再践石门,四游南岭,东望香沪峰,北眺九江。”可见庐山的很多地方都留有慧远的足迹。

追随慧远的隐士们也同样的爱好山水。刘遗民因为“庐山灵邃,足以往而不反”而定居在此;雷次宗在《与子侄书》里说自己:“爱有山水之好,悟言之欢,实足以通理辅性,成夫叠叠之业,乐以忘忧,不知朝日之晏矣。’,①周续之则先后隐居在风景秀丽的庐山、钟山;而宗炳“每游山水,往辙忘归”,且“好山水,爱远游,西险荆、巫,南登衡岳,因而结宇衡山,欲怀尚平之志。有疾还江陵,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所游履,皆图之于室,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②对山水喜好若此也属少见。对山水共同的喜好使得他们在心灵上更加契合,也为他们共同游览山水、吟咏山水打下了基础。而这些吟咏山水的诗歌在山水诗的发展历程中发挥了它们特定的作用。

①南朝梁·沈约《宋书》,2293页中华书局1974年版。

②南朝梁·沈约《宋书》,2279页中华书局197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