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慧远大师 > 思想研究 > 正文

《慧远与东晋末期庐山地域的诗文创作》第三

admin 未知 2016-09-28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第三章“遗世弃荣”的文化氛围与湛方生、陶渊明的诗文创作

慧远营造了庐山地域“遗世弃荣”的文化氛围,这种文化氛围为湛方生、陶渊明的诗文创作提供了大的背景。虽然现有的资料无法证明慧远曾与湛方生、陶渊明有过直接交往,但是他们的诗文主题却有很大的一致性,并且,慧远与陶渊明在生命感悟上也表现出貌离神合的一面。

    第一节湛方生、陶渊明诗文创作与庐山地域的关联

    湛方生,据文廷式《补晋书艺文志》卷六云:“《豫章十代文献略》云:‘《隋志》不

详何许人。今考湛氏望出豫章,而方生又有《庐山诗序》及《帆入南湖诗》,其为豫章人

无疑也。”,①豫章与得阳相临都在庐山和都阳湖周围。由于《晋书》和其他史书都没有湛方生的传记,所以他的生卒年和生平事迹都不是很详细。但是李剑锋先生《论江州文学氛围对陶渊明创作的影响》一文考证了他生活的大致年代:《隋书·经籍志四》著录云:“晋卫军咨议参军《湛方生集》十卷,录一卷。”其《庐山神仙诗并序》中提到“太元十一年”关于庐山神仙的传说,太元〔 376一396)是晋孝武帝的年号。《艺文类聚》最早引用了湛方生作品22篇,《艺文类聚》在同一主题下引用不同时代的作家作品大致按照时代先后排列。湛方生的作品排列在反亮、干宝(《搜神记》)、王孚等晋代作家之后,江道、王凝之、成公绥、陶渊明、颜延之、郭璞、范哗等晋宋作家之前。其生活年代

当与陶渊明相仿佛。据其《上贞女解》,湛方生可能做过西道县(《晋书·地理志下》:交州新昌郡有西道县)县令一类的下层官吏。在《上贞女解》中他向朝廷建议表彰“贞女”龙怜。而龙怜在《晋书·列女传》中有传,记载与湛方生文章所记事迹相合。“从《晋书·列女传》记载龙怜的事迹放在王凝之妻谢氏(谢道温)和刘臻妻陈氏之后,孟叔妻周氏和何无忌母刘氏之前,可以推知其生活的时代在晋安帝统治时代。”《艺文类聚》卷六十四引王孚《成安记》曰:“太和中,陈郡殷府君引水入城,穿池。殷仲堪又于池北立小屋读书,百姓①李剑锋《论江州文学氛围对陶渊明创作的影响》《文学遗产》2004年第6期。于今呼曰‘读书斋’。”太和(366一37。)是晋厦帝年号。揣测王孚“于今”云云的语气,这当是回声忆近世发生的事情。而湛方生的《后斋诗》就列在《成安记》之后,因此王孚和湛方生的生活年代非常相近。王孚成年的生活时代必在太和以后。湛方生的成年生活也应当在太和之后,因此他与陶渊明生活的时代相仿佛是无疑的。

既然湛方生的成年生活在太和(晋废帝)之后,也就是在公元370年后,而他在《庐山神仙诗并序》中提到“太元十一年”关于庐山神仙的传说,其中,太元(376一396)是晋孝武帝的年号,太元十一年既是公元386年,此年正是东林寺建立的时间,而东林寺是为慧远建立的,由此可以推断慧远和湛方生的生活年代也有重合,那么慧远在庐山为佛教的独立做出的努力,湛方生可能也会知晓。陶渊明,根据颜延年的《靖节徽士谏》:“有晋微士得阳陶渊明,南岳之幽居者也。”①沈约的《陶潜传》:“陶潜字渊明,或云渊明字元亮,得阳柴桑人也。”知召明太子萧统《陶渊明传》:“陶渊明字元亮,或云潜字渊明,得阳柴桑人也。”③可知陶渊明居住在得阳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对于陶渊明和慧远的交往,宋陈舜俞的《庐山记》:(远法师)送客过虎溪,虎辄鸣号。昔陶元亮(渊明)居果里山南,陆修静亦有道之士,远法师尝送此二人,与语道合,不觉过之,因相与大笑,今世传三笑图。④但是据汤用彤在《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一书中详加考证,慧远结莲社是不可信的。陆修静是南朝的著名道士,生于晋安帝义熙两年(公元406),卒于宋顺帝升明元年(公元477),而慧远卒于义熙十二年(公元416),此时陆修静才十岁,并且他上庐山隐居修道是宋武帝大明五年(公元461),距慧远辞世己经四十五年,距渊明之死也己经有三十多年,因此“虎溪三笑”也是子虚乌有。陶渊明到底和慧远有没有交往,已经无法考证,但是《晋书·隐逸传》称陶渊明“未尝有所造诣,所之唯至田舍及庐山游观而己。”了宋书·隐逸传》、《南史·隐逸传》也说:“潜尝往庐山,(王)弘令潜故人庞通之贵酒具于半道栗里邀之。”⑤

①袁行需《陶渊明集笺注》,第605页,中华书局2003年版。

②袁行需《陶渊明集笺注》,第607页,中华书局2003年版。

③袁行需《陶渊明集笺注》,第611页,中华书局2003年版。

④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史部三四三,宋陈舜俞《庐山记》,第21页,台湾商务印书馆。

⑥南朝梁·沈约《宋书》,第2288页,中华书局1974年版;唐·李延寿《南史》,第1858页,中华书局30

     可见,渊明经常游庐山是不假的,那么对于慧远在庐山的所作所为就有可能知晓。    

 

《晋书·隐逸传》陶渊明本传载:以亲老家贫,起为州祭酒,不堪吏职,少日自解归。州召主薄,不就,躬耕自资,遂抱赢疾。复为镇军、建威参军,谓亲朋曰:“聊欲弦歌,以为三径之资可乎?”执事者闻之,以为彭泽令。在县公田悉令种林谷,曰:“令吾常醉于酒足矣。”妻子固请种粳。乃使一项五十亩种林,五十亩种粳。素简贵,不私事上官。郡遣督邮至县,吏白应束带见之,潜叹曰:“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义熙二年,解印去县,乃赋《归去来》。①结合上表和这一段记载可知陶渊明不止一次的出仕。第一次出仕的原因是“家贫”,又因为“不堪吏治”而“自解归”,这一次出仕是在太元五年(公元380年),慧远刚到庐山,东林寺还未建立之时,后来几次出仕则都是在慧远入庐山东林寺之后。隆安二年(公元398年)陶渊明入桓玄幕府,隆安五年(公元401年)冬,陶渊明母亲卒,陶渊明回家居丧,同时也结束了在桓玄幕府的仕宦生涯;元兴三年(公元404年)渊明任刘裕的镇军参军;义熙元年(公元405年)三月任建威将军刘敬宣的参军,八月为彭泽令,十一月,程氏妹丧,渊明以此为由,辞官归隐。陶渊明几次出仕,只有第一次出仕,史书上记载了原因,而后的四次,没有资料直接记载其出仕的原因和目的,所以在此不作猜测。但是可以发现,陶渊明每次出仕的时间皆不长久,也即是说,陶渊明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闲居或隐居。关于陶渊明的创作情况,据袁行需《陶渊明集笺注》,陶渊明诗文创作总共有一百四十五首,具体可考证诗文创作年代的有一百一十五首,其中写于慧远入住庐山东林寺之前的只有两首,而慧远在庐山东林寺期间,陶渊明创作诗文六十六首,其余的四十七首诗文则是陶渊明创作于慧远死后。由此可知,陶渊明的主要创作时期就是在太元十一年(公元386)之后,也就是慧远入庐山东林寺之后。慧远在庐山的三十年,陶渊明基本上在家闲居或隐居,所以,慧远在庐山为佛教所作的努力以及慧远个人的学识修养,陶渊明应该会有耳闻,这一点也可以从陶渊明和慧远弟子的交往中得到佐证。首先,在萧统《陶渊明传》中有记载:“时周续之入庐山,事释惠远,彭城刘遗民,亦遁迹匡山,渊明又不应徽命,谓之得阳三隐。”并且,在陶渊明的作品中有《酬刘柴桑》和③唐·房玄龄《晋书》,第2461页,中华书局1974年版。《和刘柴桑》诗二首和《示周续之祖企谢景夷三郎》,其中,刘柴桑既是指刘遗民,可见,陶渊明和刘遗民、周续之都是有交往的,而刘遗民、周续之都是慧远的俗家弟子,那么刘遗民、周续之在和陶渊明的交往过程中,势必会提及慧远的所作所为。

其次,《晋书·隐逸传》陶渊明本传,记载陶渊明“既绝州郡勤竭,其乡亲张野及周

旋人、羊松龄、庞遵等,或有酒要之,或要之共至酒坐,虽不识主人,亦欣然无怜,酣醉便反。未尝有所造诣,所之唯至田舍及庐山游观而已”。《莲社高贤传》有张野传,传云:“野字莱民,南阳人。居得阳柴桑。与渊明有婚姻契。州举秀才、南中郎、府功曹州治中,征拜散骑常侍,俱不就。”而张野也是慧远的俗家弟子,慧远圆寂后,张野曾撰写《远法师铭》以志哀思。张野和陶渊明有如此亲密的关系,又对慧远如此敬重,那么渊明在张野这里知晓慧远的事情也属情理之中。因此,无论陶渊明和慧远有没有直接的交往,他们彼此知晓应该是可能的。而且慧远及其弟子、湛方生和陶渊明的作品,也都分别多次描写庐山地域的山水景色。在慧远及其弟子流传下来的十二首诗歌中,有五首诗是写庐山的:慧远的一首《游庐山诗》,刘遗民、王乔之、张野的三首奉和诗,以及署名庐山诸道人的《游石门诗并序》。同时,还有慧远的一篇散文《庐山记》,更是出色的描绘了庐山的景色。

湛方生同样有描写庐山的诗歌。其一是《庐山神仙诗并序》:序曰:寻阳有庐山者,盘在彭蠢之西。其崇标峻极,辰光隔辉,幽涧澄深。积清百切,若乃绝阻重险,非人迹之所游。窈窕冲深,常含霞而贮气,真可谓神明之区域,列真之苑囿矣。太元十一年,有樵采其(类聚作之。)阳者,于时鲜霞裹林,倾晖映嫡,见一沙门,披法服独在严中,俄项振裳挥锡,凌崖直上,排丹霄而轻举,起九折而一指,既白云之可乘,何帝乡之足远哉,穷目苍苍,臀然灭迹。诗曰:吸风玄圃,饮露丹霄。室宅五岳,宾友松乔。在这首诗歌的序言当中,他指出了庐山的地理位置,详细地描绘了庐山崇峻、幽静、险阻的风景,并且记述了庐山关于神仙的传说,表达了渴望、羡慕之情。还有写庐山、都阳湖风景的《帆入南湖诗》:彭蠢纪三江,庐岳主众享。白沙净川路,青松蔚严首。此水何时流,此山何时有。人运互推迁,兹器独长久。悠悠宇宙中,古今迭先后。《还都帆诗》:高岳万丈峻,长湖千里清。白沙穷年洁,林松冬夏青。水无暂停流,木有千载贞。痞言赋新诗,忽忘羁客情。两首诗歌都以精练的笔墨描绘了崇高万峻的庐山,一望无际的都阳湖,把高山大湖写得很是壮观、美丽。陶渊明也有诗歌提到山,提到湖。比如“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归园田居》其三);“山泽久见招,胡事乃踌躇?直为亲旧故,未忍言索居”(《和刘柴桑》);“去去欲何之?南山有旧宅”(《杂诗十三首》其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饮酒》其五)。这里面提到的山都应该是庐山。而“扬揖越平湖,泛随清壑回。郁郁荒山里,猿声闲且哀”(《丙辰岁八月中于下粪田舍获》),“江山岂不险,归子念前涂。凯风负我心,载枪守穷湖”(《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这两首诗里提及的湖也当是都阳湖。综上可知,陶渊明、湛方生和慧远不仅居住的地域相近,生活时代相近,他们的诗歌也体现了共同的地域特征,既是都在诗歌中描绘了庐山地域的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