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净土文库 > 佛教书刊 > 正文

《无死的金刚心》问世

admin 未知 2016-10-11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著名作家雪漠是近年来文坛创作力十分旺盛的实力派作家之一,同时也是一位有着独特生命体验的大手印瑜伽行者。其渗透个人生命体验的长篇小说新作《无死的金刚心》近日已由中央编译出版社隆重推出,距该社去年11月高调出版其大手印文化研究著作《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不到半年。专家称,这是一部终极寻觅的心灵史诗,一本小说笔法的大师传记,,是“用生命和智慧叙写的力作”。
  
  不为人知的雪域玄奘
  
  《无死的金刚心》是雪漠长篇小说“灵魂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前两部《西夏咒》、《西夏的苍狼》分别于2010年5 月、2011年1 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引起巨大反响。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原型琼波浪觉是西藏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被认为是“雪域的玄奘大师”,他生活的年代比玄奘大师晚四百多年,相当于北宋时期。历史上的琼波浪觉曾是苯教的法主,二十八岁那年,他毅然放弃了法主之位,此后多次携带黄金赴尼泊尔、印度求法,先后拜了一百五十位佛学家和大成就者为师,将佛教文化的诸多精华带回了雪域,并在西藏的香地创立了香巴噶举派,祖庭香匈寺,兴盛时出家弟子逾十万,是历史公认的享誉雪域的一代宗师。然而,除了史书和传承弟子,今天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位“雪域玄奘”了,即便是他的家乡——西藏南木县官方网站的历史文化名人里,也没有关于他的介绍。专家认为,雪漠作为香巴噶举文化传承者,他以开宗祖师琼波浪觉为原型创作的这部传记小说,将有望为藏地历史文化研究和中印、中尼文化交流史研究填补一项空白。
  
  秘境中的灵魂对话
  
  小说的叙述方式很独特,它以雪漠和琼波浪觉在秘境中进行的灵魂对话来展开。围绕一部由空行文字记录的名为《琼波秘传》的意伏臧,琼波浪觉向雪漠重点讲述了自己赴尼泊尔、印度求法的经过,其中充满无数的传奇,如被诛法追杀、被狼群围攻、跟尼泊尔女神相恋、跟空行母司卡德双修等等,更通过沿着佛陀一生的足迹朝拜蓝毗尼、鹿野苑、王舍城等佛教圣地,再现了当时的古印度和尼泊尔的社会风情、宗教文化,重述了佛经记载的诸多史实和故事。而与尼泊尔退位女神沙尔娃蒂的情书往来构成了小说的另一条主线。通过信件和对话,小说侧重描述了琼波浪觉求法过程中的灵魂求索与心灵历练,揭示了一个凡夫如何战胜自我、实现心灵自主和灵魂超越的详细过程。其中不乏命运的考验、生死的抉择、情爱的纠缠、迷悟的挣扎、智慧的证悟,更有许多不曾广传于世的古印度神秘瑜伽教授,和对空行圣地等灵魂秘境的超自然色彩的神秘叙写。
  
  潘凯雄:“我认同并赞赏雪漠”
  
  本书部分内容刊于《中国作家》2011年第12期头条,也在雪漠文化网进行了连载,引起很大反响。著名评论家、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潘凯雄为此撰文《信仰只存在于寻找信仰者的心中——读雪漠的< 无死的金刚心> 》,刊于《文艺报》(2011年12月28日)。这篇文章堪称本书第一评,文中,潘凯雄对《无死的金刚心》传达的“信仰追求的执著”这一点表示“十分认同”,他说:
  
  说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好像有点言重,也不太符合事实,但说我们现在不少人在精神层面缺乏坚定的信仰,不少人太物质太实用太现世恐怕也不为过,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强调一下信仰追求的执著特别是在精神层面的还是十分有意义的。一方面,我从来不相信“人定胜天”之类的精神神话,现在我们的生存现实也一再地证明了人胜不了天,在天人之间,谁也吃不了谁,还得和谐相处。单是这“和谐”二字,我们就付出了几十年的惨痛代价甚至今天还在继续付出。另一方面,我也主张人还是要有些基本的精神追求,比如善良、平等、博爱、宽厚、仁慈等等。这其实也是一种信仰,而且对这种信仰的追求需要执著、需要坚定、需要清醒,而不是善变与动摇,那样的话,种种“貌似信仰”就会乘虚而入。从这个意义上说,雪漠的《无死的金刚心》自有其积极的意义与价值,撇开具体的内容不论,单就“信仰只存在于寻找信仰的人的心中”这一点而言,我认同并赞赏雪漠。
  
  雪漠:这是一本可以“成就”你的书
  
  在本书代后记《要建立自己的规则》中,雪漠说,《无死的金刚心》是他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因为,我的一般小说,可以感动或改变你;而《无死的金刚心》,却可以‘成就’你。这书是一块肥沃的土地,你只要用力拽那个露出地面的‘智慧指头’,就能拽出一个有着喷薄生命力的‘成就汉子’。也就是说,你要是能像书中的主人公那样历练,你定然也会得到证悟,成长为一代圣者。”雪漠是大手印文化传承者,曾闭关近二十年实践光明大手印,因而他说,“笔者也是从琼波浪觉走过的那条路上走过来的,主人公的证悟过程和灵魂之旅,也真实地存在于我的生命中”。
  
  “苦行僧”般的创作生涯
  
  在当代文坛,雪漠因兼具行者和作家的双重身份及其独特的生命体验和写作方式,被人们称为“苦行僧”。记者阎世德写过一篇《走近苦行僧雪漠》,记录了他的“苦行僧”生涯。在西部凉州的大漠深处,雪漠有一间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关房,在那儿,雪漠边修行,边读书,边写作,在近似与世隔绝的状态下,从二十五岁起,度过了二十年最独孤也最精彩的人生,直到近年移居东莞樟木头后,才在岭南的一个森林旁有了新的关房。在大漠深处的关房,雪漠创作了“为西部农耕文明作精神传记”的“大漠三部曲”《大漠祭》、《猎原》、《白虎关》,和后来被称为“灵魂三部曲”的《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的雏形。这三部作品的修改和出版,则是在岭南森林旁的关房里完成的。因为主题都涉及灵魂和信仰,雪漠称之为“灵魂三部曲”。在本书附录《我与父亲雪漠》中,儿子陈亦新讲述了他眼中的父亲雪漠,从中可以看到雪漠近乎“苦行僧”的创作生涯对儿子的巨大影响。在本书代后记中,雪漠也回顾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苦行僧”般的创作生涯,重申了他“不迎合世界”的文学观和创作观,并重点感谢了两个人——恩师雷达和妻子鲁新云。
  
  “灵魂三部曲”:推进文学的“灵魂维度”
  
  雪漠的“大漠三部曲”曾入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荣获“第三届冯牧文学奖”、“上海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等十多个重要奖项;而“灵魂三部曲”的写作,则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新的雪漠。这三部长篇小说,依托雪漠二十多年修行的生命体验,以信仰的力量和对人类命运终极关怀的叙事,将文学的“灵魂维度”推进到了一般小说所难以企及的深度,不论从历史视野还是世界视野看,都具有独特的研究价值。同时,“灵魂三部曲”在思想上、文学上的探险,也让独居关房的雪漠时而卷入争议风暴的中心。近年来,评论界有说雪漠是“被严重低估的作家”、是“能够进入世界视野”的“大作家”的,也有说他走入了“极端书写的误区”的。对此毁誉,雪漠皆淡然面对,并说,“批评也是一种善心”,而“这世上最值得珍惜的,便是那份善心”,他“愿意继续充当一个标本,供人们解剖批评,这定然会有益于文坛”。
  
  雪漠生于1963年,原名陈开红,甘肃凉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专业作家,国家一级作家;深造于鲁迅文学院和上海首届作家研究生班,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领军人才”、“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等称号。
  
  (《无死的金刚心——雪域玄奘琼波浪觉证悟之路》雪漠著,中央编译出版
  
  社2012年4 月出版,定价5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