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净土文库 > 祖师文集 > 正文

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五 杂著(7)

admin 未知 2016-09-09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东瀛佛教会来山欢迎词
  如来大法,弥纶法界,三乘六凡,罔不攸赖。在佛本意,普令成佛,由机不一,对病发药。大小权实,偏圆顿渐,宗教律密,各适其便。如城四门,门门可入,就路还家,庶省心力。瓶盘钗钏,原是一金,百千法门,不离自心。证自心者,名曰成佛,得无所得,圆满三觉。然此诸法,皆须自力,业尽情空,方获实益。根机利者,现生即得,若或钝劣,历劫莫克。由是如来,特垂慈愍,开净土门,普施救拯。无论上圣,及与下凡,悉令现生,登九品莲。法虽无量,此五摄尽,求其稳妥,唯净最胜。以果地觉,为因地心,因果该彻,妙无等伦。由是经论,无不宏赞,荷法道者,普令刻办。大法东来,近二千年,律教禅密,遍界宏传。净土一宗,肇始庐山,迄至于今,蔚乎盛焉。日本一国,虽在东偏,山水钟毓,代有高贤。溯自东晋,法传彼土,此后来学,不胜屈指。三教五宗,东林南山,金刚秘密,悉由此传。古德著述,多为保存,俾彼各国,求法得门。因是之故,人才益充,封疆虽小,全球称雄。去年佛会,邀此观光,接待优盛,馈赠辉煌。今兹来山,愧无珍物,有渎嘉宾,莫摅私臆。幸有新书,名《观音颂》,聊表衷曲,以为馈赠。大士慈恩,遍周法界,浅草一事,曷胜感戴。唯愿诸公,悉本佛慈,辅君宏法,唯仁是施。凡属国民,一体同观,勿分畛域,稍有私偏。人既沐恩,天自眷德,降祥获福,永久弗忒。富者赠财,仁者赠言,愧无二实,但贡空谈。注重势利,历劫相刑,注重道义,菩提斯成。空谈不空,法道流通,各国则效,令名无穷。
李母黄太夫人墓志铭
  语云:天下不治,匹夫有责。以天下乃合众一家而成,使家家夫妇,皆知道义,及与因果,敦本重伦,躬行不渝。则所生子女,习见习闻,如水入器,如金就型,其性情自成贤善。必不至暴戾恣睢,以恶为能也。然人之贤否,资于母者,比父为多。以胎时禀气,幼时观感,有不期然而然者。故朱子著《小学》,开章即明胎教。而文、武、周公、孔、孟,皆资贤母而为成德、达才、作圣之本。是知女子相夫教子之权,实不亚于男子行政治民之道。而世之昧者,倒行逆施,不令于此致力,而令参政服官。是何异执刀于刃,能不立见截手乎?
  李元贤身居商界,有儒者风,笃信佛法,敦行孝友,乐善好施,印送善书。光意其家庭教育,必有大过人者。今寄其母氏行述,祈为作墓志铭,方知所见不谬。按述,夫人姓黄氏,永春水磨乡人。幼娴姆训,性仁孝慈和,深谙世务。年廿六,归李公继如。如公少孤,家贫,伶仃孑立。夫人乐天知命,勤纺织以持家,俾如公安心经营,不怀内顾之忧,以成业起家。每数年一归,夫妇相敬如宾。初无子,遂育义子元春,视之若己出。后生元贤,及女琴娘,一视同仁,了无所谓亲疏也。及二子成立,家颇丰裕,夫人勤俭温和犹昔。如公顾而乐之,谓二子曰:“吾家之得有今日,皆汝母克勤克俭、战兢以持之所致也。”清光绪末,如公归而筑室,地方土痞,知其富而欲啖也,遂讼于官。凡鸠工庀材,度支会计,皆夫人亲经理之。由夫人平时救难济贫,矜孤恤寡,修桥补路,振兴公益,为乡里所感佩。于是凡善人君子,咸欲救援,土痞惧众怒之难犯也,遂寝其事,可以知夫人之德之才之识矣。及如公没,夫人即持斋念佛,课诸孙读书。琴娘早寡,家贫,迎养于家,谕以守节抚孤,及诵经念佛等大义,母女相辅修持以为常。晚年,孙曾绕膝,元贤又能继其父业,夫人益兢兢焉戒满持谦,不许家人骄奢,及以杀生。凡出,必携金钱,以期遇贫穷者而周济之,其乐善好施,出于天性。所办善举甚多,姑举一二。邑之东关桥,为一邑要道,毁于风灾,值世道荒乱,无过问者。夫人经其地,惄焉伤之,立命元贤克期修复,费巨金不少吝。桥成,邑人士为悬匾联颂美焉。元贤经商星洲,民国十年,以地方不靖,奉母南渡。星洲华侨,拟办华侨医院,夫人捐万金为倡,后以费巨未果,夫人命移其款以办本邑平粜,及与学校。尝恐二子不喻其意,谓曰:“吾岂不愿家富,而屡以巨款作义务者,乃为汝等却祸而积德耳,当善体吾意。”至十二年癸亥,五月十九日申时,没于星洲寓所。距生于咸丰九年己未,十月初二日戌时,享寿六十有五。兹于十六年月日,与继如公合葬于本邑之大鹏山。子二,女一,孙八,女孙五,曾孙五。
  噫!若夫人者,可谓镇坤维而辅乾纲,师女流而型闺阃,克尽母道,无忝所生矣。使世之为母者皆如夫人,何至同室操戈,互相诛戮,俾国运危岌,民不聊生,兼致种种天灾,常常见告乎。吾常曰: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又曰:教子为治平之本,而教女更为切要。盖以世少贤人,由于世少贤母。有贤女,则有贤妻贤母矣。有贤妻贤母,而其夫与子之不为贤人者,盖亦鲜矣。其有欲挽世道而正人心者,当致力于此焉。铭曰:
  猗欤李母,赋性淑贤,仁孝慈和,本自先天。相夫教子,各适其宜,福由德大,祸以仁离。救急济贫,矜孤恤寡,凡有义举,无不喜舍。造桥利人,巨费不吝,医院未立,款移周窘。知富招祸,热心义务,积德贻谋,永久弗替。笃信佛法,修持唯谨,母女同心,仪型闺阃。资此功德,求生净土,佛以诚感,得蒙迎取。维兹贤母,女中之英,母咸如是,世自太平。感世竞争,益景懿范,爰书大端,以为世鉴。
潘对凫居士望七大庆颂
  猗欤居士,乘大愿轮,示此浊世,现宰官身。小试鸣琴,仁风载道,及乎退休,修持益奥。推恩贫困,普施资粮,特兴净居,复古道场。戒杀放生,劝导维勤,念兹劫运,非此莫援。寿高望七,健愈耆年,心心弥陀,常住不迁。为如来使,辅弼法王,普引同人,共登乐邦。
王欣甫居士懿行颂
  於穆王公,宿植德本,赋性纯笃,制行唯谨。孝以奉亲,慈以睦族,化被闾阎,俗转淳淑。居官行政,唯务利民,所治七邑,群颂至仁。凡所折狱,不须繁词,实理实情,俱得其宜。上官倚重,下民感戴,有清末叶,循声无再。但以率真,不事攀援,致令职分,终止县官。期尽天职,无意名闻,只此一事,足征素心。知命赋归,企尽孝养,兴学敦本,为世模仿。及至晚年,阅历愈深,笃修净业,冀出苦轮。迨及临终,果符宿愿,得生西方,顶暖可验。睹公之像,读公行状,实为斯世,最上榜样。爰取大义,述为颂文,以期懿范,仪型后昆。
王母蒋太夫人西归颂
  缅维王母,懿德堪钦,慈祥恺悌,乡国悉闻。上法二妃,及与三太,子孙贤善,母仪是赖。长子名震,孝慈第一,凡有善举,悉皆辅弼。昔见其子,即知其母,以无是母,焉有是子。笃修世善,深信佛乘,母子同心,念佛求生。年逾八旬,身心强健,忆佛念佛,不杂不乱。及至临终,正念分明,吉祥而逝,随佛西行。莲登九品,地证不退,留此懿范,永锡尔类。
蕴空张夫人西归颂(本名蕴宣,法名蕴空)
  五蕴宣时,当体即空,了此意义,惑业消融。赋性仁爱,民物是矜,慈悲喜舍,俱有分程。即俗修真,居尘学道,圆发三心,专持佛号。精诚既至,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忍界横超。顾命子媳,勖以常念,自利利他,于此可见。奉劝见闻,同发信心,庶于现世,各证妙因。
王母杨太夫人懿行颂
云南王九龄之母,性情静定不执著。
一居士云:“夫人前生,殆参禅悟而未证者。”
  众生心性,与佛同俦,迷悟向背,各有其由。懿哉王母,宿根甚深,孝友慈善,厚德法坤。其貌如山,其性若石,决疑断计,人莫测识。虽未读书,心与道契,偶形言说,咸属要义。苦乐好恶,险夷顺逆,平等一视,镇静之力。察果验因,宿事禅门,悟而未证,此语颇真。大众受苦,我岂独乐,升沉任缘,的是禅著。(九龄劝母念佛求生西方,母云:“大众受苦,我岂独乐?我但升沉任缘而已。”)唯知自力,不知佛力,致于净土,殊失巨益。子既深信,代亲修持,当承佛慈,托质莲池。一登净域,彻证唯心,庶可乘愿,普度群伦。
龚圆常夫人写经瑞应颂
  蒯若木居士夫人龚圆常,长斋奉佛,修持唯谨。民国五年,特刺臂血,写《弥陀》、《地藏》、《大悲》、《往生》等经咒,以祈消除宿业,临终往生。至圆满日夜半时,卧而未寐,忽见脚际床外,现一圆光,其大如盘,明逾电光,经一小时多方隐。既见此瑞,益加精进,过数年,念佛而逝。若木适检所写血经,以为此事可以开发信心,因绘图征文,特寄一分于光。乃为颂曰:
  卓哉龚夫人,宿植大善根,志欲振坤维,示生在名门。赋性孝友慈,姆训素所娴,事亲奉舅姑,内外无间言。相夫教子女,一一悉合礼,困亨无戚欣,知命故能尔。及至闻佛法,致力反闻闻,欲证圆常实,书经续圆音。提起无情刀,刺出臂中血,即使凡夫血,全作善逝说。凡圣原不二,经血浑无别,由其契真智,性光遂露泄。性光圆且常,何得小而促?须知具无明,莫能全体觌。仗此修持力,回向生净土,临终蒙佛接,托质宝莲里。见佛证无生,修普贤行愿,智断究竟时,性光方全现。蒯君惜世人,多多未觉悟,藉此瑞应图,引入如来地。
《金刚经》劝持发隐
  十法界凡圣生佛,虽则高下不同,苦乐迥异。而其心之本体,咸皆寂照常恒,不生不灭,灵明精妙,无变无迁。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者,此也。须知此心,不涉因果修证、凡圣生佛。而因果修证、凡圣生佛,悉依此心而得建立。良以体虽不变,用常随缘,随悟净缘,则成四圣法界,随迷染缘,则成六凡法界。纵悟净至极,圆满菩提,安住寂光,迷染至极,永堕阿鼻,受诸极苦,其根身器界,固已天渊悬殊,而心之本体,悉皆了无增损于其间也。果知此义,谁肯以可以作佛,具足法乐之心,枉令永作受生死轮回之苦众生耶!
  《金刚经》者,一切诸佛,彻证即心自性之妙法;一切众生,究竟超凡入圣之捷径也。故曰:“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华严经》云: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无师智、无碍智,则得现前。是以此经,屡以住法、著相为戒,以住法、著相,纵有修习,总不出妄想执著之外,既全体在妄想执著中,又何由令如来智慧彻底显现耶?以故令发菩提心者,发心度脱一切众生,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而复不见一众生得灭度者。以无余涅槃,众生心本自具,但以迷真逐妄,遂成烦恼业苦,初非有失。既经指示,则返妄归真,即烦恼业苦,复成无余涅槃,今岂有得。约智名如来智慧,约理名无余涅槃,名虽异而体原一耳。由其心住实相,不住幻相,故内不见我为能度,则无我相。外不见人及众生为所度,则无人及众生相。中不见所得之无余涅槃,则无寿者相。四相既无,三轮体空,故得万行云兴,一法不著,所以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而行布施等也。布施,为六度万行之首,举其首而例其余,佛语善巧,不须繁词。如是则波腾行海,云布慈天,不矜不伐,行所无事,则上契如来果觉,下契即心自性,故得受持四三二一句者,其功德等彼十方虚空也。世人不知在离相无住处着眼,遂谓此经破相,不知此经,乃示人广行六度万行,上求下化,兴无缘慈,运同体悲之无上妙相也。须知佛法真利益,必由不著、无住而得,欲不著、无住,非竭诚尽敬不可,竭诚尽敬,乃修习佛法成始成终之要道也。
  真达大师,欲令受持者咸发欢喜诚敬之心,乃请汪鸿藻居士楷书,刊印流通,并附《功德颂》于后,以期受持者,悉得前人所得焉。
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发隐
  观世音菩萨,誓愿宏深,慈悲广大,虽已成等正觉,而复示作菩萨。虽则示作菩萨,而复于十方法界,普现色身,寻声救苦,度脱众生。十法界身,无身不现,令彼一切称名致敬之众生,现在离所受之幻苦,将来得成佛之真乐。于此娑婆世界,因缘最为甚深。故《普门品》无尽意菩萨,既闻观音得名之因缘,复问游此世界方便说法之事,佛遂略说三十二应身,以明其概。三十二应身者,于十法界之四圣法界中,略举佛、辟支佛(即缘觉)、声闻等三法界身(菩萨乃其本位,故不说)。于六凡法界中,天则略举梵王、帝释、自在天、大自在天、天大将军、毗沙门等六身而已。人则小王、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妇女,童男、童女,十五身而已。于八部中,天已前列,此则不计,则有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又有执金刚神。此八种身,修罗一种,系修罗法界,余则或属于天,或属于畜,或属于鬼。六凡法界,唯少地狱一法界耳,但是语略,非菩萨不于此处现身救苦也。须知三十二应,不过略举大概,以例其余,若详说者,数岂有尽。菩萨兴无缘慈,运同体悲,随机应现,神变无方,能以意会,则妙义全彰。若拘拘然执迹而论,则失菩萨不动真际,现诸威仪,了无计虑,无适不当,如一月普印千江,千江悉现全月,一春普育万卉,万卉各具春光之妙矣。然菩萨所现,尚不止唯有情身,若夫山河城池、楼台屋宇、桥梁道路、树林禾稼。随彼机缘,亦皆示现。怡山所谓“疾疫世而现为药草,饥馑时而化作稻粱”,足征菩萨慈悲之心矣。
  广州番禺高塘珠冈寺宗禅大师,念菩萨恩德,广大周挚,因修一阁,以奉圣像。中供观音本像,两旁供三十二应像。而本愿居士等三十二人,各随己力,出资以助,其功德不可思议。窃念过去劫中,一女人修佛塔,三十二人相助令成,后同生三十三天,倡首者为帝释,辅助者作四方八天之天王。宗禅大师、本愿居士等,不求人天福报,但愿倡者、助者,及现在未来之瞻礼供养者,同得现生慧朗福崇,优入圣贤之域,临终情空业尽,直登极乐之邦,见佛闻法,证无生忍,回入娑婆,度脱众生而已。又祈雨顺风调,民康物阜,兵戈息而天下太平,礼让兴而风俗淳美。爰为发其隐义云。
《嘉言录》题词
净土大法门,其大无有外,如天以普覆,似地以普载。
等觉欲成佛,尚复作依赖,逆恶将堕狱,十念登莲界。
普被九界机,咸皆勤顶戴,畅佛度生心,唯一了无再。
我以宿业力,曾作一阐提,效法韩欧等,其愚莫能医。
幸得病数年,时复深长思,古今众圣贤,岂皆无所知?
彼既悉尊奉,我何敢毁訾,虽圣有不知,韩欧焉足师。
因兹皈依佛,剃发而披缁,自谅宿业深,宗教非所宜。
唯有仗佛力,或可副所期,专心修净业,庶得预莲池。
近十余年来,人或谬见问,所答亦以此,不敢稍越分。
海盐徐蔚如,以其切而近,再三于京沪,为之付排印。
语言虽朴质,人皆不见愠,遗迹而究益,多有生正信。
圆净李居士,宿根深复深,注释诸经论,阐明如来心。
继以费精神,衰病每相侵,舍博而守约,立志追东林。
又欲利初机,作修持规箴,节录《文钞》语,分类以编纴。
并自出净资,印施诸有缘,冀使一切人,勉力希圣贤。
敦伦而尽分,各完己性天,众善悉奉行,诸恶尽销蠲。
信愿勤念佛,求登九品莲,临终佛来接,有若月印川。
直下往西方,永出生死渊,见佛悟无生,渐致福慧圆。
因请为著语,以期广流传,俚言入雅目,徒招诮且怜。
赧颜贡愚诚,祈各自审焉,若未超等觉,且预回向员。
《佛说轮转五道罪福报应经集解》题词
众生本性,爰无生灭,由迷背故,轮转永劫。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出离莫得。
五道轮转,了无止期,有如车轮,上下旋移。
佛出世间,发明所以,因背觉故,轮转不已。
欲得止息,须识因果,力修定慧,灭除人我。
人我情空,见思惑尽,方于三界,永离生衅。
然此事理,虽极胜妙,唯上上根,方可亲到。
倘或钝劣,莫道现生,或千万生,亦难有成。
罪福报应,佛已彰显,三途固恶,人天亦险。
以由有福,多为祸基,所得善报,为恶前驱。
世尊大慈,特为妥虑,爰开净土,普令得度。
若生深信,及发切愿,虔持佛号,即生事办。
此经略说,五道轮转,罪福报应,因果俱阐。
由读此经,知生死苦,欲了生死,当修净土。
王君约之,具大悲心,推阐理事,若指掌纹。
在近世中,疏解佛经,如此明达,实莫与京。
悯世沉迷,拨无因果,弱肉强食,竞争人我。
致使斯民,如堕水火,益热益深,其何以可。
特宏此经,详释其义,如聚众盲,令其明视。
亦如明镜,普照万象,形分妍媸,像无二样。
知因在我,自慎所行,改恶迁善,冀获休征。
息竞争风,敦行仁让,俗转淳朴,唯道是尚。
王君功德,实难思议,印施利益,永久弗替。
共挽狂澜,依正道流,庶几同伦,其乐悠悠。
但释经义,未诠净业,引而不发,是谓善说。
恐诸阅者,未悟此义,爰为指明,令知出路。
如来所说,一切教典,见思不尽,生死莫免。
唯有净土,专仗佛力,如子幼稚,赖母抚育。
如度大海,须仗舟船,直登彼岸,身心坦然。
若昧此义,欲自浮泅,不但吃力,且有溺忧。
奉劝阅者,深信因果,回此精力,求生净土。
敦行孝友,恪尽己分,以身率物,感化远近。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克己复礼,闲邪存诚。
能如是者,名真佛子,生预圣流,没生佛土。
佛法广大,普荫人天,唯兹净土,摄机周全。
等觉大圣,逆恶小凡,平等摄受,令登九莲。
知娑婆界,五道轮转,知极乐国,九品安坦。
善缘悉备,恶缘悉殄,除非痴人,谁不自勉。
亲炙弥陀,参随海众,忍证无生,位邻极圣。
欲复本性,唯此为要,舍此别修,无人能到。
泥金绘像《普门品》颂
大哉观世音,彻证法界藏,乘大悲愿力,普现诸色相。
寻声以救苦,随感而遍应,如月到中天,万川悉印映。
良由众生心,与菩萨无二,因其背觉故,遂致成隔异。
既遇诸灾难,仰冀垂救援,即此一念心,便契真觉源。
以故一起念,念于菩萨名,遂于当念中,蒙救离灾刑。
世尊在灵鹫,广宣《法华经》,无尽意菩萨,以名敬致征。
世尊遂略说,现身救苦事,大地举一尘,略示少分义。
由是诸众生,得有所怙恃,如天地覆载,如父母抚育。
昔有一善士,欲广菩萨慈,泥金书《普门》,兼绘救苦仪。
年代已久远,幸得常保守,故致吴蜨卿,亲获谨承受。
欲启世正信,因祈为著语,愿令法界众,同证实相理。
乃忘其固陋,略表诸因缘,庶几见闻者,登第一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