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祖庭艺苑 > 心香 > 正文

雁门关随想——薛金为

admin 未知 2016-09-09 白人岩网:http://www.bairenyan.com/
  我终于来到慕名已久的雁门关前,站在了东西山脊与南北古道的交汇点上。这是一个深秋的午后,凉凉的风,从山谷深处阵阵掠来,吹老了两边山坡上稀疏的荒草,吹响了关楼上单调的悬铃。凄凉清冷的氛围中,思绪随目光如风一般在关城四周盘旋……
  
  在那群雄逐鹿.烽烟频起的漫长历史年代里,我国人为设置的雄关要塞,为数不少,而万里长城线上的雁门关最为有名。正如史料所载:“天下九塞,雁门为首。”明代学者顾炎武曾赋诗曰:“雁门关,两山对峙,其形如门,而飞雁出于其间。” 赞叹其雄险之势。
  
  这座独立寒秋、高居于谷口之上的雄关,曾阅尽两千多年的历史沧桑,屡经人间战火的洗礼,几度兴衰,多次重建。而今呈现在眼前的残破关城,也已经历了600多年的风吹雨打。关城内外,衰草凄凄,雉堞零乱,城池残破,一派荒凉冷落的景象。当年,周围二里、墙高三丈、关楼雄伟的古塞,而今除了北面一段残破的关墙及墙顶关楼外,只剩下了李牧碑、一对石旗杆和一对石狮子。它们静立在破损的关楼下,默默地面对冷风和三三两两光顾它们的游人,似乎要诉说当年“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和“将军白发征夫泪”的往事。
  
  往事,如烟云般消散在清冷的秋风里。我转身离开阅尽人间兴衰似乎早已经老化了的石狮子,热身似的在关城内外浏览,耐心而执箸地寻觅着逝去岁月的痕迹,聆听秋风诉说历史的风云变幻。终于,透过塞墙上伤痕斑驳的块块墙砖,透过门洞里青条石路面上被铁甲铁骑辗踏过的零乱凹痕,透过草丛中锈迹斑斑的碎铁和颜色浅红的石子,一段段久远的历史故事又如吹烟一般伴着凉意袭人的风,从关下深深的峡谷里升起,笼罩在我的四周。于是,在李牧碑前,我仿佛看到,这个曾长期駐守雁门的赵国名将,巧设奇阵,匈奴数举进犯,皆能“连却之”。亦仿佛听到,空山峡谷中,李牧率铁骑追歼匈奴的呐喊声。眼前,这青松掩映下的李牧碑,既见证了一段抗击外侵的史实,又向我们诉说了雁门关千百年来一幅幅荣辱兴衰的历史篇章……
  
  公元201年,北方匈奴人南逾雁门,直驱太原。汉刘邦亲率大军,将匈奴逐出关外.最终失利,被困在马登山上;突围后,入雁门关惊魂方定。公元前33年,王昭君从雁门关出塞和亲,奏响了民族和睦的团圆曲,雁门关又成为各族人民友好往来的通道。公元980年,北宋驻守雁门的代州刺史杨业,将十万辽兵围歼于塞北一段几十公里长的狭谷中,使杨家将精忠报国的故事流芳千古,至今脍炙人口。现遗留在关城内的“杨令公”祠废墟,就是人民对杨家将赫赫战功和爱国精神敬仰的见证。
  
  古今多少事,都在笑谈中。据统计,在跨越两千多年的历史记载中,仅发生在雁门关一带的较大战事就有130多起。雁门关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既目睹过关内人民抵御外敌入侵的英武雄壮,也慨叹过百姓的屈辱与悲伤,亦歌赞过民族团结的平和景象,更笑看过雁门关伏击战抗日军民重创日军的漂亮一仗。
  
  “萧瑟秋风今又是”。如今,处于新时期的雁门关人民,正在妆点关山,整修古迹,发展交通,振兴经济,奋力改换着区域的面貌.
  
  暮色将临,霜风凄紧,夕阳古道无人语,四围空山回雁鸣。告别了充满凄凉况味的古寨雄关,回首雄居于关墙之上整修如新、即将向游人开放的关楼,倾听不远处高速公路上往来穿驰的汽车喇叭声,有种换了人间的感觉,顿感全身暖了许多.。
  
  (作者单位:淮北电视台)